开门红出场服、冠军龙服、凤凰旗袍体操服……这才是国潮正确的打开方式
体育

开门红出场服、冠军龙服、凤凰旗袍体操服……这才是国潮正确的打开方式

2021年08月08日 09:10:18
来源:澎湃新闻

无论是开幕式“开门红”出场服、冠军龙服、运动款凤凰旗袍,镶钻牡丹体操服,还是陈梦那件私人定制的粉色球衣,都是各种高端大气上档次,既有中国风味又简洁大气,且各具特色,好看又实用。

这,才是真正昂立国际舞台的国潮风尚。

本届奥运代表团入场服装以“开门红”为主题,由北京服装学院贺阳、杨慧设计团队设计。红色自不必说,它不仅是国旗主色,也是中国传统礼仪最高等级的色彩之一。白色则代表光明、纯洁、神圣,在服装中起到调和作用,在开幕主场馆环境中显得更加明亮和跳跃。

图案选择了牡丹花,乃中国国花,样式源于故宫明代洪武“釉里红缠枝牡丹碗”纹样,具有中国特有的美学品质和趣味。男女皆红色上衣+白色下装,男士立领衬衫上是五星图案,女士则在白色连衣裙的衣领和裙摆上点缀红色花纹。

作为国家荣誉之精神图腾,中国队“荣耀铠甲”-领奖服“冠军龙服”今年的表现同样潮爆,它的设计师是奥斯卡“最佳美术设计”奖得主、著名视觉艺术家叶锦添。在国歌和国旗的围绕下,领奖服简洁红白两色打底,通过大面积“留白”展现出无限可能。配色上的大胆突破相较往年的“番茄炒鸡蛋”高级了不少,热情的红与深蕴的白相融,可谓积极又无限包容。整体似为“中”字大框架,中庸之道隐约体现。东方美学魅力得到完美呈现,也尽显大国风范。

因不同项目对服装有非常不同的具体要求,所以奥运比赛服会根据项目特点量身定制。如体操比赛服,为避免高强度空中动作受风阻影响,服装会全方位贴合人体,除面料考量还需3D立体剪裁,衣服上blingbling的闪钻均为人工镶钻,每粒钻石的形状、大小、色泽的筛选都有严格要求,确保在不同光线、运动强度下都能很好展现运动员的律动美感。预赛时,姑娘们的体操服正面是枚盛开的牡丹;晋级决赛后换了套印有傲视群雄的火凤凰;个人项目决赛中,芦玉菲又换了一套华丽的深紫色体操服,展现孤傲高冷之气质。

“哇,我们就觉得好漂亮,就定了这个。”2020东京奥运会女子蹦床体操冠军朱雪莹说自己第一眼看到这件体操服时就被吸引了:“穿上非常有中国风。”她说的是那件凤凰旗袍体操服,一亮相便成功登上热搜,吸引了2.3万讨论、1.9亿阅读量。

这件极具国风元素又兼容国际性的运动版旗袍让人印象深刻。鲜红明艳的衣服上既有领口旗袍结的传统元素,又有凤凰腾飞的图案。且白色凤凰完美彰显了柔美精致,整个形象设计较写意,在保留凤凰流畅体型的同时加入水钻点缀,配合飘逸尾羽和张开双翅,打造出凤凰于天的视觉效果。

其实,这件体操服不仅好看,更有深意。因为蹦床项目偶然性很大,这次参加奥运的两位女将朱雪莹和刘灵玲都曾在之前的比赛中失过手。奥运期间,当她们再次踏上同一竞技场时,姑娘们胸前的凤凰图案似乎预示着:涅槃重生,凤舞九天。最终,凤凰成功涅槃,两面五星红旗升起。

此时再看这件体操服,真是感慨万千。

陈梦在斩获乒乓球女子单打冠军时穿的粉色球衣同样个性满满。那是一件私人定制,因为粉色是陈梦喜欢的颜色。比赛服上,一条龙被安排右肩位,寓意巨龙腾飞。团体决赛现场,陈梦则和队友统一穿上了中国红球衣,金黄色的龙在胸口昂首向天,霸气十足,王者之气尽显。

除了衣服,还有鞋。如搭配冠军龙服的领奖鞋,它的设计灵感源于汉代出土的织锦文物“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鞋面采用这款锦护臂的精巧设计,在祥瑞云气纹样间有序织出“凤凰、鸾鸟、麒麟、白虎”等瑞兽图样,再融入日月等图案设计,寓意祥瑞。

上届里约奥运,自行车队员钟天使的花木兰头盔让人印记深刻。之后因受伤和疾病的困扰,钟天使状态一度不太好。但在2020东京奥运会赛场上,钟天使的头盔上印的是代表浴火重生的凤凰,果然成功夺得金牌。今年,自行车女队员头盔名“鸣凤”,设计者张栋良表示,此头盔的暗纹中融入京剧武旦的图案,代表着2016年里约奥运夺金精神的一种传承,同时也是将勇武形象赋予车手;而头盔后方加入的牡丹图形,则是寓意“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男运动员头盔名“绝尘”,结合京剧中的雉翎元素,寓意骁勇善战的大将征战大江南北,金冠雉翎,一骑绝尘。

侠者,就是这样披荆斩棘。

在奥运这场无国界的人类盛会中,中国该如何表达自己?服装,或许就是最直接的方式之一。

奥运国服的中国力

实际上,现在的奥运会已成为各国国力的PK大舞台。

不仅台面要好看,内在的科技工艺与理念呈现同样需要精雕细琢。

“我不希望用龙、长城,熊猫这种具体的、符号化的元素,把关于对中国的想象给框住。而是选择了两个代表东方的意象,去做一个更深层的表达。”谈及领奖服的设计理念时,叶锦添特地强调了某种误导:鼓励大众去追求自我,“但其实中国人的智慧是向内看。当人拥有最好状态的时候,你会发现发觉身体没有重量,非常轻盈。而当你很苦闷、忧愁,你感到很挫败的时候,身体就变重。”

精神与身体的合一,才是国人追求的至高境界。因此,叶锦添选择唐装圆立领,领部线条一直延伸至丹田,象征气沉丹田。“它不是其他国家能具备的,就是独属于中国人自己的。运动员穿着这样的款式去运动,去做任何事情,都是没有违和感的。可从感受上来说,又将他的整体性格有一些修饰和改变—更从容,也更大气。”

恣意于古典、前卫间的造型世界就此在奥运国服上绝佳落地。也藉此,中国文化赋予世界一种新的视野。

技术咱也不遑多让。如“冠军龙服”几乎包含了目前体育服装制造业最尖端工艺,蕴含了多项高科技—防雨、无缝拼接、可再生。领奖鞋的鞋底融合两项顶尖科技,Nitro Speed氮气超临界科技材料、Smart Sam智能分子吸震科技,回弹吸震合二为一。举重员的“吨位鞋”可以承受超一吨总重量,“爪”式抱紧系统,贴合足部的设计可以在激烈运动中保持鞋与脚的同步,还有双重仿人体足弓构造,保证包裹性的同时最大程度降低运动损伤机率。

这才是真正的“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今年,中国向东京奥运会派出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代表团,而中国设计,作为国家日益增长的奥林匹克雄心的展示平台,可谓颜值与实用并存,向世界展现了中国骄傲与底气。

美国服装心理学家玛丽林·霍恩曾言:“服饰是人的第二层皮肤。”而笃志于大道,执守于天性,不违背世事人心,涵泳于艺术的天地,才是艺者的千古大道。藉由国服,国际最大规模的竞技体育运动跟中国文化产生深度关联,此非沉重式审美,而是一种家园式的回归,亲和、自然、既柔又韧。

通过由数字科技赋能而迅疾变化的今天,人们普遍怀念艺术的创造性能力和品位。生活的艺术成为一种理想性的行为实践,通过它持续的淘养和磨练,可以把生命和生活塑造成具有品质与韵味的艺术品。

奥运这个重要的历史舞台,格物心诚,与时同乐,正是生活的重要艺术样板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