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谷爱凌已经坐稳“体坛一姐”的宝座了?
体育

为什么说谷爱凌已经坐稳“体坛一姐”的宝座了?

2021年09月03日 22:17:03
来源:轻功水上飘

9月3日,谷爱凌迎来了自己18岁的生日。成人礼,她也收到了丰厚的贺礼——来自凯迪拉克汽车和瑞幸咖啡的代言。

东京奥运会之后,谷爱凌先后成为了瑞士手表品牌IWC万国表的品牌大使、中国银行形象代言人、中国移动5G冰雪推广大使。夏奥冠军们的光环,丝毫没有影响到她的星光,签代言依旧签到手软。

东京奥运会的赛场上,涌现出张雨霏、杨倩、全红婵等流量明星。奥运结束之后,她们却没有像苏炳添一样成为品牌的“宠儿”。为什么享受了更多热搜的流量小花们却没有吃到太多奥运金牌的红利?为什么谷爱凌尚无奥运金牌的光环,却已经坐上了“体坛一姐”的宝座?朱婷、张伟丽已经无法与谷爱凌相抗衡了吗?

绝佳契机促使谷爱凌商业价值大爆炸

东京奥运会之后,北京冬奥会接踵而至。夏奥会的热度已经证明,它依旧是一场全民的狂欢,也是品牌必争之地。

理论上,冬奥会的热度不及夏奥会,但北京冬奥会却不尽然。这是在中国举行的第一届冬奥会,受关注程度不会低。而且,冬奥会是在春节期间举行,将成为阖家欢的重要主题。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受瞩目程度之高也是例证。当时,中国选手能够争金夺银的比赛多在北京时间上午举行,趁着春节的东风,收视爆棚。当然,中国选手成绩斐然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当下,爱国热情高涨,东京奥运会已经可见端倪。这股浪潮将为冬奥会的热度再添一把柴。能够争金夺银的中国选手所受的瞩目将是空前的。

冬奥会迥异于夏奥会的是,能够为中国代表团夺金的选手凤毛麟角。隋文静/韩聪是双人滑夺金最大热门,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或许能够带来1-2枚奥运金牌,武大靖领衔的中国短道速滑队则前途未卜(他们已经一年多没有参加正式比赛了)。谷爱凌则成为除了隋文静/韩聪,中国代表团在北京冬奥会上最稳定的夺金点。她还有可能成为多金王。

年初,在自由式滑雪世锦赛中,谷爱凌获得了女子U型池和坡面障碍技巧的金牌,以及大跳台项目的铜牌。这样的成绩还是谷爱凌在右手骨折、大拇指韧带撕裂的情况下取得的。理论上,谷爱凌在冬奥会上最多可获得三金,出于稳妥考虑她也有冲击两金的实力。

无论是出于营销的角度,还是出于政治的角度考量,品牌一定会发力北京冬奥会。押宝谷爱凌是不用动脑子的选择。

项目及形象气质让她占尽优势

竞技体育最大的魅力就是充满不确定性,谷爱凌无法站上最高领奖台的可能性不能被排除。尽管这种可能性并不高,一方面她实力超群,另一方面在打分项目上能够享受到东道主的优势。她所面临最大的障碍是身体的发育,或将影响到她完成动作质量的效果。

退一万步讲,即便谷爱凌在北京冬奥会上无法站上最高领奖台,也丝毫不会影响到品牌对她的青睐程度。她的项目,以及个人出众的形象气质让她拥有了护身符。

滑雪已经成为了一种时尚潮流文化。雪上技巧类的项目,很容易拍出酷炫的广告大片。而且,这个项目在年轻群体颇受欢迎。很多年前,肖恩-怀特所从事的单板项目在国内普及程度并不高,但丝毫不妨碍他在中国依旧成为了众多年轻人追捧的“单板之神”。

除了项目的优势,谷爱凌出众的形象和优雅的气质,以及混血的身份、斯坦福学霸的人设,让她很难不受到品牌方的青睐。

颜值是第一生产力,即便是崇尚金牌至上的中国体坛,这也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刘湘虽无缘东京奥运会,却丝毫不影响她在众多国际大品牌心目中的形象和地位。容貌方面,每个人对美都有不同的定义,谷爱凌或许坐不稳体坛第一美女的位子,但混血的背景、独特气质、学霸人设让她在体坛美女中卓尔不凡。她已经成为了各类时尚大刊的常客。

谷爱凌单凭这张脸,就不会让品牌的投入打了水漂。除了前面提到的品牌,她代言列表中还包括红牛、安踏、蒙牛等国内外一线品牌。知名大牌的数量是衡量一个明星商业价值的重要指标,而谷爱凌所代言的品牌几乎都是一线大品牌。

同行们的衬托

年初的时候,我就探讨过谷爱凌成为一姐的可能性。当时,她的主要竞争对手是朱婷和张伟丽。短短几个月之后,朱婷和张伟丽已经很难与谷爱凌扳手腕了。

东京奥运会,中国女排的成绩一落千丈。作为球队当家球星,朱婷因为伤势贡献不多。更为致命的是在中国女排提前出局后,关于朱婷的负面新闻满天飞。不可否认,很多流言蜚语更像是个别人的恶意揣测和中伤,朱婷也拿起了法律武器捍卫自己的权利。但这些负面新闻还是影响了朱婷的商业价值,会令品牌望而却步。中国女排因为奥运成绩欠佳,曝光度也直线下落。朱婷有点像2012年后的刘翔,在键盘侠不理智的攻击中沉沦。朱婷有机会重塑自我形象,但需要大赛的成绩作为支撑,至少要耗时一年以上。

去年,张伟丽曾经爆火一时,除了拳头过硬,也吃到了爱国主义热潮的红利。今年,被罗斯KO之后,她的热度下降明显。11月7日与罗斯的“二番战”,她如果再输将彻底无缘“一姐”之争,即便赢了热度持续多久也是未知数。届时随着冬奥会的临近,国人关注的焦点很容易发生转移。此外,UFC毕竟不是奥运项目,在争取爱国红利方面也比较吃亏。

当张雨霏在东京奥运会获得两金两银时,她距离“一姐”宝座似乎只有咫尺之遥。奥运成绩足够出色,且形象出众,拥有甜美笑容,她理应成为品牌眼中的“香饽饽”。可与之相媲美的是奥运首金得主杨倩、14岁少女全红婵,以及同样斩获两金的陈梦等人。

在与谷爱凌的较量中,首先可以排除杨倩和全红婵。她们热度的确非常之高,但项目存在明显局限性,日常曝光度有限,这导致她们的热度缺乏可持续性。张雨霏和陈梦所从事的项目受众多、影响力大,有硬实力与谷爱凌过招。

但机遇对她们并不友好。回国之后,她们接受了21天的隔离,马上就要奔赴全运赛场。等她们真正有时间接品牌的邀约,进行商业活动、综艺拍摄,已经到了十月下旬,在冬奥会逼近的情况下,留给她们商海浮沉的时间不多了。

在东京奥运会结束之后,新科冠军们的品牌代言之路也并非畅通无阻。目前,仅苏炳添和孙一文拿下了多单品牌代言,其他冠军按兵不动。想找全红婵、张雨霏的品牌并不少,据我了解,环球影城、融创乐园等项目都对全红婵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她们迟迟无法代言加身,里面有复杂不便明说的原因。总而言之,客观因素束缚了张雨霏等人的“手脚”。

而作为转换国籍的运动员,谷爱凌在商业代言、活动方面拥有更高的自由度。这也是她商业价值起飞的一个重要因素,非其他竞争者可比拟。

天时、地利、人和,以及朱婷、张伟丽、张雨霏、杨倩、全红婵等竞争对手因种种因素导致商业价值得不到彻底释放,共同将谷爱凌送上了“体坛一姐”的宝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