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运会看点什么?50位奥运冠军集体报到 整编国家队也来了
体育

全运会看点什么?50位奥运冠军集体报到 整编国家队也来了

2021年09月15日 20:05:59
来源:澎湃新闻

苏炳添抵达全运会。

苏炳添抵达全运会。

东京奥运会之后,属于体育的节日仍在继续。北京时间9月15日,第十四届全运会在陕西西安开幕。

对于奥运冠军来说,全运会只是“小儿科”?答案可能出乎意料。事实上,在某些项目上,全运会比奥运要激烈得多。

同时,本届全运会也将承担为巴黎奥运周期选拔人才的重任——全运会或许就是未来许多天才被人们认识的起点。

而诸如霹雳舞等奥运会新兴项目,也将在本届全运会上揭开面纱。

全红婵、樊振东和谢思埸为广东队加油。

全红婵、樊振东和谢思埸为广东队加油。

全运会,“卷”起来了

“我觉得全运会比奥运会难打多了。”这是女单冠军陈梦在回国后的直播中说过的一句话。

陈梦的这句吐槽,正是全运会赛场的现状——乒乓、跳水、举重等中国强势项目中,“内卷”程度比奥运会要高得多。

在本届全运会,50名东京奥运会冠军以及往届冠军悉数聚齐,竞技水平绝对“yyds”。而不少已经决出冠军的项目中,比赛过程也是“神仙打架”。

比如此前结束的女子10米台决赛,一共有四位奥运会冠军和两位世界冠军参赛。原本在奥运舞台一骑绝尘的全红婵,直到第四个动作才反超陈芋汐最终夺冠,而同为奥运冠军的张家齐,甚至没能站上领奖台。

马龙将出任开幕式火炬手。

马龙将出任开幕式火炬手。

这样的遗憾不止出现在跳水赛场,蹦床赛场甚至更为残酷。

在东京奥运会女子蹦床项目摘金的朱雪莹,是全运会赛场第一个亮相的奥运冠军。但在预赛阶段,她在比赛第二套动作时出现严重失误掉出器械,最终只排名个人赛第48名,成为第一个提前无缘全运会个人项目金牌的奥运冠军。

如果说蹦床项目自身特性,决定了比赛有更多偶然性,那么像乒乓球这样的全运会热门项目,可谓是一场“大逃杀”。

前不久,中国乒协宣布放弃参加卡塔尔举办的亚锦赛,很大程度是因为赛程安排正好与全运会“撞车”,男乒主帅秦志戬也毫不客气地说:“卡塔尔亚锦赛的对抗性并不比全运会强,全运会是(乒乓球)最高水平的比赛。”

志愿者和孙颖莎合影。

志愿者和孙颖莎合影。

这也是为何让陈梦如此犯愁,在她看来,不光是随队出征奥运的一众选手要相互切磋,来自各自省队的选手也同样不好惹。

甚至为了避免“内卷”,北京队出于战术考虑,让奥运冠军马龙将精力放在男双、团体项目,从而遗憾地失去了全运会三连冠的机会。

不过在运动员眼里的“内卷”,对体育迷来说却能大饱眼福——毕竟这些项目在奥运会上可能直到半决赛才会获得关注,但全运会小组赛就已经悬念四起。

女篮奥运联合队夺金。

女篮奥运联合队夺金。

这次,“国家队”来了

相比个人竞赛项目的悬念四起,集体项目的竞争或许就有些一边倒的态势了。在团体比赛中,“奥运联合队”这一名次频繁出现。

顾名思义,奥运联合队指的是刚刚参加完东京奥运会的国家队或者组合,这也是全运会历史上首次出现“奥运联合队”的参赛形式。

既然整个队伍都是奥运参赛选手,那么实力自然是超脱于其他省队。比如中国女篮奥运联合队,夺冠之路可谓是一路坦途。在决赛当中,她们首节便27-12领先江苏队,比赛也已无悬念。

“我们主力后卫在对面”“我们主力中锋、前锋都在对面”,这话虽然是网友的调侃,但也的确就是事实。

除此之外,奥运联合队还有以组合形式征战全运会。比如10米气步枪混合团体赛中,杨倩和杨皓然组成了奥运联合一队,最终夺冠。

杨倩、杨皓然组合全运夺金。

杨倩、杨皓然组合全运夺金。

杨倩来自于浙江宁波,杨皓然来自于河北承德,原本两人应该各自代表所属省份参赛,但奥运联合队概念的出现让他们在奥运后再度携手。

为何有奥运联合队这样一个形式呢?很大的原因是因为东京奥运会延期一年,使得奥运会和全运会之间的间隔期相隔仅一个多月,而运动员们回国之后还要经历21天的隔离,因此团体项目根本没有时间给各个省队与奥运选手一起磨合。

朱婷带伤来到全运会赛场。

朱婷带伤来到全运会赛场。

除此之外,有些奥运联合队在全运会结束后还有比赛任务。比如中国女篮将在本月27日参加女篮亚洲杯的比赛,时间紧任务重,因此也就出现了奥运联合队。

事实上,上届全运会便已经有了这种联合的趋势——天津全运会鼓励参赛单位在技战术配合类项目上跨单位组队,也就是所谓的“跨省组队”。

不过当时要求“跨省组队”的人数在4人以下(含4人)项目上,而在本届奥运延期的背景下,“跨省组队”则进化成了“奥运联合队”。

奥运冠军汪顺。

奥运冠军汪顺。

黑马,为巴黎奥运而生

有悬念,也就意味着有黑马。在刚刚结束的全运会女子10米气手枪决赛中,沈奕瑶这个名字成为了焦点。

在这项比赛中,共有5位奥运名将出战,其中包括刚刚夺得奥运会冠军的姜冉馨。但最后,冠军却被姜冉馨的上海队队友沈奕瑶夺得。

比赛中,沈奕瑶一度落后姜冉馨2.6环,但最终成功反超。输掉比赛的姜冉馨嘟着嘴不满自己的表现,而沈奕瑶则是害羞的跟观众打着招呼。

全运会之前,沈奕瑶鲜有报道,就连百科和微博都还没能建起她的资料,而她此前也从没拿过大赛冠军,包括全国冠军。

沈奕瑶(中)战胜了上海队队友、奥运冠军姜冉馨。

沈奕瑶(中)战胜了上海队队友、奥运冠军姜冉馨。

这位戴着眼镜,长相颇为秀气的姑娘,或许会从这一刻进入人们的视野当中——如今还些许青涩的脸庞,或许会出现在三年后的巴黎奥运会。

而随着东京奥运周期结束,巴黎奥运周期仅有3年的准备时间,像沈奕瑶这样在全运会上异军突起的黑马,正是中国体育“新陈代谢”的重要力量。

新陈代谢,这也是国乒长盛不衰的重要源泉。

东京奥运会前,刘国梁就曾说过:“要把奥运选手培养成‘战神’,就需要‘战狼’在场上给他们制造更大的困难和障碍。”

而他口中的战狼,正是国乒涌现的年轻人。在奥运模拟赛新乡站比赛,周启豪战胜樊振东拿到冠军;奥运模拟赛南阳站比赛,王曼昱战胜陈梦时隔2年再夺女单冠军。

本届全运会同样是年轻人不断冲击的平台。根据此前国乒的选拔规则,全运会乒乓球项目比赛男、女单打冠军,将获得直通休斯敦世乒赛的机会。

显然,国乒已经开始着手巴黎奥运周期的更新换代了。

《这就是街舞》第三季冠军杨凯成为四川队霹雳舞教练。

《这就是街舞》第三季冠军杨凯成为四川队霹雳舞教练。

新面孔,生机盎然

新面孔、新形式,自然也有新项目。为了备战巴黎奥运会,本次全运会对标2024年巴黎奥运会设项,新增了霹雳舞、滑板、攀岩和冲浪等项目。

首次进入奥运会的霹雳舞,成为了大众的焦点。这个因综艺节目被大家熟知的比赛项目,早在2019年12月便已举办了中国街舞联赛,为巴黎奥运会霹雳舞项目进行人才选拔。

让人欣喜的是,中国霹雳舞的群众基础相对广泛。安徽省体育舞蹈运动协会秘书长章伟曾表示:“虽然这一舞种并非起源于中国,但中国舞者的水平却不容小觑。”2018年布宜诺斯艾利斯青奥会上,中国选手商小宇就闯入了八强。

不过,这还是霹雳舞首次在国家级综合性运动会上和大家见面,一年后的杭州亚运会,霹雳舞还将展开亚洲层面的较量。

《这就是街舞》第三季冠军杨凯目前以四川队霹雳舞教练的身份出现在全运会的赛场,他表示:“我们不光要准备全运会,全运会一结束,马上我们就要准备亚运会,我希望到时候能以教练的身份参与其中。”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