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足,已经没有主帅可以选了丨凰家看台
体育

中国女足,已经没有主帅可以选了丨凰家看台

2021年10月25日 17:43:05
来源:凤凰网体育

水庆霞拒绝参与“竞聘”国家队主帅

水庆霞拒绝参与“竞聘”国家队主帅

导语:

这次中国女足主帅竞聘又是找人陪跑走个过场?男足名宿再度空降?更残酷的事实是,多年来的急功近利和瞎指挥,导致我们连一支专业的女足教练员队伍都没有建立起来。少数真正热爱女足事业、专业性强、且有心有抱负的教练员,一直得不到真正的重视。现在,外籍名帅已经不太敢来执教中国女足了,我们选择的空间越来越小。难道,中国女足还是一块用来进行利益布局的蛋糕吗?

凤凰网体育《凰家看台》出品

文|凤凰网体育特约评论员 蓝青

东京奥运会上,贾秀全率领的中国女足遭遇惨败

东京奥运会上,贾秀全率领的中国女足遭遇惨败

本周,中国体坛最受关注的一件事莫过于中国女足主帅竞聘结果。在贾秀全带领女足在东京冬运会上狂丢17球惨败后,眼下争议最大的是:另一名中国男足名宿,肇俊哲成了新帅热门之一。

一名从未涉足过女足领域、整个职业生涯只有4场临时执教中超保级队履历的领队,顶着“内定”传言去竞聘中国女足国家队主帅,引发了巨大争议。

据说,舆论质疑“内定说”这件事,让中国足协相关决策层有点犹豫不决了。

资深而专业的女足教练员,太少了

资深而专业的女足教练员,太少了

为了给肇俊哲的“竞聘”造势,有人早早做好了打舆论战的准备。专业足球媒体以一篇《肇俊哲,带着被讨厌的勇气》一文,提前歌颂肇俊哲竞聘国家队主帅“久久为功,功成不必在我”的竞聘宣言。这句话曾被中国足协反复在谈及青训时使用,如今被肇俊哲直接用在了最该以竞技成绩衡量的国家队上。肇俊哲说,“只有专业领域的顶尖专家才能做主教练,是中国足球的一种固化思维”。

肇俊哲或有望成中国女足新主帅

肇俊哲或有望成中国女足新主帅

某种程度上,肇俊哲的这句话是对“专业”的否定,毕竟这是女足国家队,不是青训队。

很遗憾,在人情、利益和情怀泛滥的中国女足圈内,“专业”恰恰是最稀缺的。

让肇俊哲的竞聘看起来不那么突兀的是,中国足协安排了一场排除外籍教练的“竞聘”活动,召集了几乎所有外界呼声较高的候选人——包括女足国青队现任主帅王军、前U16女足国少主帅陈婉婷、上赛季女超冠军队主帅刘麟、刚率领陕西女足创造全运会最佳战绩的刘华娜,以及当年带领中国女足创造雅典奥运会“0-8惨案”的主帅张海涛。

最初六名候选人中,身为女超冠军队主帅的刘麟因为没有职业级的证书,不符合报名条件,被排出了竞聘流程。但另外几名候选者就符合报名条件吗?

上赛季女超冠军队主帅刘麟

上赛季女超冠军队主帅刘麟

中国足协红头文件公布的报名条件(四)注明:应聘者的经历需要满足以下三项之一:曾担任过中国足协U19及以上国字号队伍主帅、曾担任过女超主帅、曾担任过中国足协顶级联赛(即中超)主教练或助理教练。

根据这一白纸黑字的报名条件,刘华娜和陈婉婷同样不符合报名条件。刘华娜只带过二级联赛女甲队的陕西女足,也从未担任过国字号主帅。陈婉婷此前带的是U16中国女足国少,也从未有有过中国足协顶级联赛的执教经历(港超不隶属于中国足协)。此外,纯业余足球出身的陈婉婷同样不符合报名要求(三),即需要有职业或专业运动员经历。

当红头文件的报名要求都不算数时,女足国家队主帅的这场“竞聘”事实上已经失去了公信力,被质疑是“走过场”,也不无道理。事实上,候选人中有不少人都是被临时要求参与竞聘的,连竞选的资料都在临时寻求外界的帮助。

刘华娜

刘华娜

了解中国女足的人会知道,本土教练能真正达到“专业”标准的,凤毛麟角。

中国女超联赛有着全世界女足联赛中最高的薪资待遇,但在明文规定各支俱乐部主教练必须达到亚足联A级教练证的章程下,依然有许多教练达不到这一“准入”标准,其中不乏带队多年的“资深”教练。

在不够职业化的环境中,女足领域的教练岗位更多依赖人情网络,缺乏市场竞争环境。根基深厚的老教练拥有高枕无忧的长期饭票,而年轻教练则很难得到一线执教、历练的机会。长此以往,女足领域的教练被普遍认为能力不够,这也是在女足国家队主帅竞聘中,来自男足领域的教练更受青睐的主要原因。

仅有的几位人才,得到的机会太少了

仅有的几位人才,得到的机会太少了

女足领域缺乏优秀的教练,并不意味着没有。

被安排临时接手“奥运组合队”的水庆霞是老女足一代中罕有的、一直在一线高压、残酷的执教环境下摸爬滚打出来的教头。国字号层面,她做过国青队的助理教练;地方队层面,她从上海女足青年队主帅做起,一步步成为上海女足成年队的冠军教练,一干就是11年,率队拿下多个联赛、杯赛和全运会冠军,也培养出了不少国脚。如果要从老女足中选择最有说服力的国家队主帅,水庆霞是圈内公认的最佳人选。熟悉水庆霞的媒体对她的评价是,“除了足球,她一无所有。”

水庆霞拒绝参与“竞聘”国家队主帅

水庆霞拒绝参与“竞聘”国家队主帅

但水庆霞拒绝参与这次女足国家队主帅的竞聘——尽管在传出肇俊哲“内定说”之前,她还曾言辞恳切地表态,梦想率领中国女足在世界舞台上展现风采。水庆霞退出国家队主帅“竞聘”并不意外。此前,她已经陪跑了两次。每一次她都是大热,每一次都没有她的份。

同样已经在女足国家队主帅竞聘中陪跑两次的,还有女足圈内少有的专业度极高的王军。目前担任U20女足国青队主帅的王军无论是在俱乐部还是国字号层面也都有足够的履历:

他曾把天津女足打造劲旅,王珊珊、韩鹏等国脚都是他的得意门生;他带的94、95国青女足,在世青赛上演5-5绝平德国的好戏,他也培养出了王霜、唐佳丽、谭茹殷等转年即以20岁出头的年龄参加2015年加拿大世界杯的黄金一代。值得一提的是,王军在带男足时的能力与成绩,也是有口皆碑的。但王军同样未被重视。

王军也曾2次陪跑

王军也曾2次陪跑

2018年底,王军在临时接手女足国青且仅带队踢了一次友谊赛的情况下,即被从未涉足过女足领域的韩国名帅朴泰夏取代。最终,朴泰夏带领国青女足在次年亚青赛创造了小组即出局的历史最差战绩。

从未有过职业球员经历的陈婉婷,也有着中国女足圈内极为稀缺的专业。她在执教上的钻研和与国际顶尖女足交流业务的能力,是球员时代远甚于她的其他知名中国女足国脚所不具备的。

在当年U16中国女足国少的西班牙外教突然跑回毕尔巴鄂执教时,陈婉婷是当时的助理教练中唯一一个敢于临时承担主帅重任的。这一点,连当时同为球队助理教练的“铿锵玫瑰”老国脚刘英都很佩服。亚少赛上,陈婉婷被人津津乐道的是她对球员暖心的鼓励,但她在临场指挥上的能力,则被忽视了。

未能率中国女足国少晋级世少赛,以及缺少职业运动员履历,都是陈婉婷想继续在中国足坛执教的“硬伤”。即便在球迷小圈子里有着较高的呼声,但陈婉婷在更注重江湖地位、人脉关系的国内足球圈内阻力重重、不被认可。

2017亚冠小组赛G组,广州恒大VS东方体育,东方体育教练陈婉婷在场边呐喊

2017亚冠小组赛G组,广州恒大VS东方体育,东方体育教练陈婉婷在场边呐喊

不久前,陈婉婷已经在最新一批U16中国女足国少的主帅竞聘中“陪跑”了一次——最终当选的是从未涉足过女足、也没有多少执教经验的王安治。这一次被安排“竞聘”中国女足国家队主帅,已经担任琼中女足主帅的陈婉婷明知希望比上次更渺茫,依然做足了精心的准备。

水庆霞、王军和陈婉婷,无论是执教履历还是能力,都有着自身各自的短板,并不完美。但相比于此前一直在走仕途、几乎没有任何执教经验、且与中国女足所有关联仅限于“会关注女足比赛并为姑娘们助威”的肇俊哲,水庆霞们显然是更加值得给予机会、被培养、和球队一起成长的国家队主帅候选人。

令人感到悲观的,并不是贾秀全的空降或者肇俊哲的可能当选,而是像水庆霞、王军和陈婉婷这样多年来一直在一线兢兢业业执教、且对专业有极高追求的教练,即便已经是业内“珍贵的极少数”,此前一直没有被珍视、甚至没有被尊重。

外教?他们已经不太敢来了

外教?他们已经不太敢来了

同样没有被尊重的,还有中国女足近年来的历任外教们。率领中国女足创造大阪奥预赛“六进二”奇迹、并打进里约奥运会八强的法国名帅布鲁诺,在合同期内悄然“被下课”,没有任何中国足协官员对他有过正式告知。直到接任的冰岛籍主帅西格正式带队的第一期国家队集训名单公布的当天,布鲁诺才确信自己是真的下课了。

布鲁诺和中国足协的官司依然没有了结,而这位被中国足球圈认为“其实没什么东西”的外教,在执教中国女足的两年多时间里,几乎去现场看了中国女足地方队所有的比赛,为中国女足建了一份200多页的PPT,涵盖中国女足各级梯队建设规划和人才储备的档案。在布鲁诺下课的传言在女足圈内漫天飞的时候,他还出现在了全运会U18女足的比赛场,认真做着记录。

法国名帅布鲁诺

法国名帅布鲁诺

布鲁诺的继任者西格,是因为率领江苏女足在国内赛场表现突出,而被中国足协官员特意请到国家队当教练的。西格率领中国女足拿到了2018年亚洲杯第三,拿到了法国女足世界杯的入场券,但因表现不尽如人意,对球队失去了控制。

回到国内后,西格甚至没有得到多少和中国足协沟通的机会——身为时任国家队主帅,却在足协汇集女足业内人士的会议上无人搭理。感到不对劲的西格这才发信息询问布鲁诺,当时他是如何“被下课”的。

即便在女足国字号青年队层面,中国女足也一度请来了知名外教。荷兰籍的海斯特林娜是国际足联讲师,她执教中国女足国青,从接手到下课都没有任何官宣。带队打亚青赛淘汰赛时,中方从足协官员到助理教练组,都已经越过海斯特林娜,直接跟队员布置战术。

海斯特林娜的继任者皮特-邦德,曾是丹麦女足国家队主帅,也在丹麦男足国家队当过十年助理教练。而邦德带来的助理教练,是此前刚刚率领丹麦女足获得欧洲杯亚军的主帅尼尔斯-尼尔森。

对于一支女足国青队来说,这样的教练配备堪称豪华,但两位丹麦名帅同样在率队打完世青赛后,悄然下课,没有任何的公告和礼节性的祝福。助理教练尼尔斯很快被聘为了瑞士女足的主教练,而中国女足,则又一次什么都没有留下。

除了作为主教练的基本权力被不断剥夺和干涉,每一个外教最终得到的评价都是“其实没什么东西”。

对手都已经培养出自己的优秀女足教练

对手都已经培养出自己的优秀女足教练

人们戏谑世界上有两种足球,足球和中国足球。但足球的规律从来都是相通的。世界范围内,成功的女足主帅无不是一步一个脚印,在残酷的竞争中磨砺出来的——从来没有人是“空降”而来、赌博成功的。

女足领域缺乏优秀的教练,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优秀的男性教练普遍不甘于执教女足、女足领域教练的执教水平跟不上球员的发展水平,是一个共识。即便在许多女足水平更高的欧美国家,也饱受选帅困扰。也正因如此,各个国家都在有意识培养本国的优秀女性教练。

其他国家都在培养各自优秀的主帅

其他国家都在培养各自优秀的主帅

率领荷兰女足夺得欧洲杯冠军和世界杯亚军的韦格曼,从2014年起即在女足国家队当了三年助理教练,有了足够多的积累,才转正为国家队主帅。在荷兰女足取得的成功,也让韦格曼为英格兰女足所青睐——她的下一段征程,是执教英格兰女足国家队。

率领加拿大女足获得东京奥运会冠军的主帅普利斯特曼年仅35岁,是东京奥运会所有女子项目中最年轻的女教练。在她受命担任加拿大女足主帅时,距离东京奥运会只有9个月的时间。但最终,正是这名年轻的主帅,率领加拿大女足创造了历史。

东京奥运会女足决赛,加拿大点球大战3-2击败瑞典夺冠

东京奥运会女足决赛,加拿大点球大战3-2击败瑞典夺冠

身为英国人,普利斯特曼的执教生涯起步于加拿大,她曾在名帅赫德曼麾下担任加拿大女足的助理教练,并从2013年起就先后兼任加拿大女足U17国少队和U20国青队主帅,曾两次带领U17国少队出战U17世界杯。2018年,普利斯特曼成为时任英格兰女足主教练菲尔·内维尔麾下的助理教练,同时兼任英格兰U18女足的主教练,在这个岗位上工作了近两年。正是长年在一线国字号执教的经历,给了普利斯特曼足够的积累,承担起临危受命的重任。

日本女足的主教练,从世界冠军教头佐佐木则夫,到获得亚足联最佳女教练的高仓麻子,再到刚上任的池田太,在接手国家队之前都是从日本女足国少、国青、国家队助理教练,一步一步历炼多年,最终才顺理成章成为国家队主教练的。

欧美俱乐部层面同样如此。切尔西的名帅海耶斯,曼联女足前一任少帅凯西,都是在职业队不断摸爬滚打、历练成长的优秀女教练。

还有谁能接过中国女足的教鞭?

还有谁能接过中国女足的教鞭?

中国女足球员从小在封闭的环境下被圈养长大,年复一年的长期集训下,很多人都对足球失去了兴趣。退役之后,还愿意继续当教练、从事足球行业的球员并不多。

放眼整个中国女足圈,长年扎根一线高压环境并自我提升、对中国女足有感情有抱负、了解国内球员且接轨国际的本土教练少之又少。但足协和更高层宁愿幻想着没有任何执教经历的空降部队放卫星,也不愿意给仅有的几个踏实而扎实的女足领域的教练成长的机会和可能。

屡次程序不正义的换帅已经让中国女足在世界范围内信誉扫地,并且没有补救的可能。优秀的女足教练原本就是凤毛麟角,既不愿意培养出色的本土教练,也不尊重外来的和尚。

中国女足,其实已经没有主帅可以选了。

中国女足,已经没有主帅可以选了丨凰家看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