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网允许俄罗斯选手参赛 没有人比他们的总监更懂网球
体育

法网允许俄罗斯选手参赛 没有人比他们的总监更懂网球

法网总监毛瑞斯莫是著名女网选手。

法网总监毛瑞斯莫是著名女网选手。

本周日,2022年法国网球公开赛就将在巴黎西南部的罗兰加洛斯举行。

日前,赛事总监阿梅莉·毛瑞斯莫再次确认法国网球协会与WTA和ATP立场一致,允许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球员参加今年的赛事,但是上述两国球员在比赛中不会被显示国籍和国旗,即使夺冠也不会演奏国歌。

和温网直接宣布对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球员进行禁赛不同,毛瑞斯莫这位拥有两个大满贯冠军、一座WTA年终总决赛奖杯的前世界第一,综合衡量了目前所发生的一切,希望通过法网传达出一种态度,从而尽可能地让网球回归网球、回归竞技的本质。

这是运动员之间的感同身受,也是包括她在内的一大群退役后就任WTA和ATP各项赛事总监的球员们的共同之处——他们更了解选手,这是一种先天的优势。

毛瑞斯莫职业生涯拿下了两座大满贯。

毛瑞斯莫职业生涯拿下了两座大满贯。

毛瑞斯莫

1979年7月5日出生

现任法国网球公开赛总监

和此前温网做出的“禁止所有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球员参加”的政策相比,毛瑞斯莫和法国网协在复杂的国际局势中显得更加温柔和人性化。

他们的“绿灯”使得目前排名ATP积分榜第二位的梅德维德夫、第7位的卢布列夫,以及WTA积分榜排名第7位的萨巴伦卡、15位的阿扎伦卡等一众名将有机会出现在罗兰加洛斯。

作为2006年的澳网和温网女单得主,1979年出生的毛瑞斯莫在球场上拥有强力的单反和正手上旋,退役后担任过多位球员包括安迪·穆雷、卢卡斯·普伊的教练以及法国戴维斯杯的队长。

虽然没有能够和苏格兰人一起夺得大满贯冠军,但期间穆雷获得了两个澳网亚军,并在颁奖仪式上专门感谢她,称“女性也能成为优秀的教练”。而法国人也夸赞穆雷敢于在男性占绝对主导的大环境下与女性教练合作,“这是需要足够勇气的”。

2021年12月,毛瑞斯莫被法国网协任命为法国网球公开赛的赛事总监,并成为法网历史上第一位女性赛事总监,也是美国公开赛的斯黛西·阿拉斯特之后第二位被任命为大满贯赛事总监的女性。

“非常自豪能够成为罗兰加洛斯的第一位女性总监,但我也认为有必要强调我为什么会在这里,除了性别之外还有其他的因素。因为在当下,你是什么性别并不重要,关键是你具备怎样的能力。”

大卫·费雷尔。

大卫·费雷尔。

费雷尔

1982年4月2日出生

现任巴塞罗那公开赛总监

大卫·费雷尔取下发带,放在了球场的“T”点上。

2019年5月18日,在马德里大师赛组委会为他举行了一场隆重的退役仪式之后,他向网球告别。

对于1982年出生的瓦伦西亚人来说,他早就已经想好了离场的时间和地点——2018年7月,他说当年的美网将是自己最后的一项大满贯赛事,但真正的告别应该会在西班牙本土。彼时,他的ATP世界排名已经跌到100开外。

但排名和年龄并不是他决定退役的主要原因,儿子的出生和对新生活的向往取代了网球,占据了他心里最重要的部分。“我很高兴,我已经准备好了。”他这样说着,然后转身,把ATP的江湖留给故人和新人。

自从2000年转入职业以来,费雷尔赢得过27个ATP单打冠军,闯入一个大满贯决赛(2013年法网)以及4个大满贯半决赛(2011年和2013年澳网,2007年和2012年美网)。

2019年9月,享受了一年多的退役时光之后,他被任命为巴塞罗那公开赛赛事总监,接替了法网冠军阿尔伯特·科斯塔的位置。

“成为巴塞罗那公开赛的赛事总监,无论是作为球员还是网球运动的爱好者,这是我人生中难以想象的成就,也是令人无比激动的挑战。”新任总监说道。

“尽管我在决赛里输给了纳达尔4次,我想我们会一直和赛事一起继续前进。”

汤米·哈斯。

汤米·哈斯。

哈斯

1978年4月3日

现任印第安维尔斯公开赛赛事总监

加利福尼亚州西南的科切拉山谷,有一座叫做印第安维尔斯的小城,那里是WTA1000和ATP1000级的印第安维尔斯公开赛举办地。

该项赛事的拥有者为甲骨文联合创始人、首席技术官拉瑞·艾利森,赛事总监为前ATP排名第2的德国人汤米·哈斯。

除了目所能及的财力和名望之外,这个强强联手的组合还在人脉方面拥有独一无二的优势:前者是纳达尔的跨界好友,后者则是费德勒的好哥们。

2017年,尚未退役的哈斯就任巴黎银行赛的赛事总监。那一年,费德勒在决赛中击败瓦林卡夺冠。

“我必须要保持公正,但我真的希望费德勒夺冠。当我给他颁奖的时候,我们俩都非常激动。他是体育历史上最重要的运动员之一,是我见过最棒的人之一。”

一年之后,哈斯本人作为球员在印第安维尔斯花园球场举行了退役仪式。

“是的,我退役了。(令我骄傲的是)我曾经在比赛中击败过费德勒,而且不止一次。”他说这番话的时候,瑞士人就站在他的旁边,笑着为即将告别网坛的好友送上掌声。

在整个职业生涯中,德国人一共和费德勒有过17次交手,赢得4次。

除了和费德勒的交手纪录,德国人还有更值得自豪的成绩。自从1996年转入职业,被称作“金童”的他一共赢得了15个巡回赛冠军,取得569胜338负的战绩,总奖金额为1360万美元。

布雷克(左)为大坂直美颁奖。

布雷克(左)为大坂直美颁奖。

布雷克

1979年12月28日出生

现任迈阿密公开赛赛事总监

1999年6月,19岁的詹姆斯·布雷克决定暂停自己在哈佛大学的课程,从NCAA球员成为一名职业球员。

随后的15年里,这位以阿瑟·阿什为偶像的美国人一共拿到10个巡回赛冠军,世界排名最高来到过第4位,总奖金额高达798万美元,并于2007年和安迪·罗迪克、布莱恩兄弟一起将他们梦寐以求的戴维斯杯冠军带回美国。

2013年8月29日,33岁的布雷克在美网以2比3不敌克罗地亚人伊沃·卡洛维奇,结束了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场比赛。之后,这位哈佛经济系的肄业生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来思考自己该做些什么。

“按照常规来看,金融业和银行业是一个方向。我想象了一下自己坐办公室的样子,觉得还OK。因为经过二十多年的环球旅行之后,你会想要停下来,在某个地方待上一会儿。”

但他还是离不开网球,接下来的几年他成了Tennis Channel的头牌专家。期间他结婚、生子、出书,人生有条不紊地继续向前。一直到2018赛季,他接受迈阿密公开赛组委会的邀请,成为这项赛事的总监。

新工作既熟悉又陌生,但无论面对什么挑战他都做得游刃有余。

“我们正在创造历史”,38岁的“一年级总监”布雷克一边说,一边和组委会一起把赛事举办地从原来离岸小岛Key Biscayne的克莱登公园网球中心,搬到NFL球队迈阿密海豚队的主场——硬岩体育馆。

2019年3月,小威廉姆斯、大坂直美、费德勒和德约科维奇出席了改造后新球场的揭幕仪式,在蓝色的场地和背景下,4位大满贯冠军对这片自己马上就要登场亮相的场地表示了赞赏。

“把一座网球场‘嵌进’橄榄球场,这样的事情前所未闻。”布雷克在接受《今日美国》采访时表示,“在我们对所有软硬件都做了提升之后,球员们觉得很新鲜,同时给予了我们很高的评价。”

菲·洛佩斯(中)。

菲·洛佩斯(中)。

菲·洛佩斯

1981年9月20日出生

现任马德里大师赛赛事总监

迈阿密和印第安维尔斯的赛事总监都是退役球员,马德里大师赛的总监菲利西亚诺·洛佩斯却还在赛场上和年轻的对手们厮杀。

相对于同时期以及后来的“同行”们,西班牙人是他们之中唯一的一位现役球员。

2018年,马德里大师赛总监的西班牙网球名宿马诺洛·桑塔纳决定“退休”,重担被交到了菲·洛佩斯的身上——有着“美人”之称的后者拥有7个巡回赛冠军,世界排名最高来到过第12位,曾经4次闯入大满贯男单八强。

那年,菲·洛佩斯成功地把20届大满贯冠军得主费德勒带到马德里的“魔力盒球场”,那是瑞士人时隔3年之后首次重返红土赛季。

“费德勒是有史以来最好的球员,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他的回归是赛事收到的一件礼物,但重要的是球迷们能够在现场看见独一无二的他。”

除了吸引到费德勒参赛,他还为费雷尔举办了一场让人动容的退役仪式。

桑塔纳、费德勒、德尔·波特罗、西里奇、蒂姆、莫亚以及纳达尔一字排开,用掌声欢迎从球员通道里走向他们的费雷尔。

那个场面打动了很多人,也有人在社交网站上问和费雷尔同龄的菲·洛佩斯本人:“所以你本人会考虑退役的问题吗?”

“我想我还可以再坚持一下,直到你不愿意在球场上看到我……等一下,你们不会真的这么想吧?”

费雷罗目前是阿尔卡拉斯的教练。

费雷罗目前是阿尔卡拉斯的教练。

费雷罗

1980年2月12日出生

前瓦伦西亚公开赛赛事总监

西班牙的赛事似乎有聘请球员当总监的传统,菲·洛佩斯的“前辈”是费雷罗。

2012年,2003年法网男单冠军暨前世界第一在瓦伦西亚公开赛退役。球员时代,轻盈的打法、清秀的面容和略带忧郁的气质为费雷罗赢得了众多球迷的热爱;退役之后,他的生活也丰富多彩。

在阿里坎特,他和恩师安东尼奥·马丁内斯成立了胡安·卡洛斯·费雷罗精英网球学院。在瓦伦西亚南部,他投资并参与设计了一座拥有水疗和图书馆的奢华酒店。

此后,他还担任过阿尔马格罗的教练,2017年3月至2018年夏天加入过A·兹维列夫的团队,2018年至今担任卡洛斯·阿尔卡拉斯的教练。

值得一提的是,他在退役次年就在瓦伦西亚公开赛“再就业”,成为这项家乡赛事的总监。

“瓦伦西亚公开赛曾经是一项红土赛事,现在我们希望能够把它办成世界级的ATP500级室内硬地赛。为了这个目标,我们会竭尽所能。”

不过,由于西班牙整体经济的衰落,瓦伦西亚公开赛最终还是没能像他预期的那样“拥有美好的未来”。2016年,这项赛事被“转移”到了比利时的安特卫普,其售价为200万欧元。

尽管已经不再担任巡回赛的赛事总监,但他和阿尔卡拉斯的合作正在迸发出灿烂的火花。

2022年3月,18岁的西班牙天才少年在迈阿密大师赛决赛中击败挪威人加斯帕·鲁德夺冠。兑现赛点之后,他以最快的速度跑上看台,翻过护栏去和教练拥抱。

当年轻的弟子松开手后,眼角已经爬上皱纹的费雷罗忍不住擦了一下泪水。在这一刻,42岁的他不再是法网男单冠军和前世界第一,而是一位教练、一位前辈、一位导师、一位父亲以及兄长。

索德林。

索德林。

索德林

1984年8月14日

前斯德哥尔摩公开赛赛事总监

在曾经担任过赛事总监的球员名单之中,两届法网亚军得主罗宾·索德林的名字非常抢眼。

他曾经在2009年法网男单第四轮击败纳达尔,那是后者在罗兰加洛斯球场吃到的第一场败仗。转过年来,他又在同一片场地击败费德勒,结束了瑞士天王连续23次闯入大满贯四强的纪录。

2015年12月,索德林宣布退役,当时距离他上一次比赛2011年7月的巴斯塔德站已经过去了4年的时间。“我一度想要重新回到球场并一次又一次地开始训练,但始终没有办法重新找到以前的状态。这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不过我想我会适应的。”

其实,在宣布退役之前,索德林已经在很多领域里进行了探索。

他从2014年开始担任ATP250级赛事斯德哥尔摩公开赛总监,同时开设了自己的网球用品公司。此后,他还担任瑞典国家队的戴维斯杯队长,率领着年轻人们继续征战。

尽管如今他已经不在赛事总监的岗位上了,但那些需要在管理层面运筹帷幄的经验已经和球场经历一样,成为他人生中的宝贵财富。

“当我还在打球的时候,我就在想以后我可以做什么。做一站赛事的总监,这种经验让我拥有了不断学习的能力,而在持续不断的学习过程中,总是有很多想法从你的脑海里冒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