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德勒,人生得一纳达尔,足矣
体育

费德勒,人生得一纳达尔,足矣

蓦然回首,都是青春的模样。2005年法网男单半决赛,费德勒和纳达尔合影。

蓦然回首,都是青春的模样。2005年法网男单半决赛,费德勒和纳达尔合影。

2019年7月12日,温网男单半决赛,在伦敦的阳光下,费德勒和纳达尔又一次隔网相对。

第40次“费纳决”(ATP官网数据,两人交手40次),以草地天王费德勒的四盘胜出告终。如今蓦然回首,这已然是这对宿命对决的终章。

ATP官网发布两人交战统计。

ATP官网发布两人交战统计。

“这是一场艰苦的比赛,我已经拼尽了自己的全部。”那是当时费德勒的感言。每一次面对纳达尔,费德勒总是会拼尽全力,这最后一次的交手,也不例外。

2022年9月24日凌晨,费德勒打完了他人生最后一场职业比赛,他的身旁还是纳达尔——从对手变成了搭档。

18年来,他们相互竞争,相互“阻碍”,但最终也相互成就,惺惺相惜。

2017年澳网,两人上演世纪之战。

2017年澳网,两人上演世纪之战。

阻碍

如果没有另一个人的存在,费德勒或者纳达尔会达到怎样恐怖的成就?

至少从已经发生过的历史来看,对于彼此而言,两人都是各自对手“封神”路上的最大阻碍。

过往40次交手,纳达尔以24胜16负领先,决赛中的对抗也是西班牙人14胜10负占据上风。

但纳达尔战绩上的优势,必须要考虑到他“主场”作战的次数更多,两人的红土交锋达到了16场,纳达尔14胜2负明显占优,但在硬地和草地上,则是费德勒分别以11胜9负和3胜1负领先。

他们都老了吧。

他们都老了吧。

时至今日,纳达尔和费德勒分别以大满贯22冠和20冠占据历史排行榜的第一和第三位,如果没有两人在大满贯赛场的14次对决,任何一方都有可能已经建立了更加伟大的功业。

从2005年法网到2007年美网,两人一度连续包揽11座大满贯冠军,并且还曾前无古人地连续6年包揽年终世界排名前两位。在德约科维奇崛起之前,费纳两人就是男子网坛无可争议的双王。

二虎相争,必有一伤——如果不是纳达尔在2005-2008年法网连续战胜费德勒,瑞士人或许早就完成了年度全满贯的成就,不至于将遗憾保留至今。

而如果不是费德勒在2006、2007、2010年的年终总决赛(及大师杯)三度击败纳达尔,后者可能也已经实现了四大满贯+奥运会+年终总决赛的“超级全满贯”,成为阿加西后达成这一伟业的第二人。

2017年,两人在巴黎大师赛交手,费德勒2-0取胜。

2017年,两人在巴黎大师赛交手,费德勒2-0取胜。

激励

顶级选手就是如此,更好的对手成就最好的自己。

在纳达尔看来,“从某些方面来看,我们一直在激励对方前进,当有像他这样的出色对手站在你前面时,可以让你变得更好。”

而费德勒也曾对老对手袒露心声,“你是对我网球生涯影响最大,激励最多的对手。因为你,我重新调整发明了很多打法来对抗。”

是的,在费德勒摧枯拉朽独步网坛的时候,正是纳达尔用自己跑不死的防守,以及强力的上旋击球,让费德勒体会到了自己的进攻依然还不够百分百完美,自己的反手依然还不够百分百的强韧——这才有了费德勒在巅峰之后,还能更上一层,甚至越老越妖的惊艳。

费德勒,人生得一纳达尔,足矣

在费德勒一次次凌厉的进攻考验下,纳达尔也将自己的打法风格发挥到了极致,并且还在各个环节不断进化。

直到两人最后一次赛场对决之时,费德勒还在感慨老对手的发球进步,“我还记得他以前的发球方式,如今发球幅度非常大,速度也变快了。”

即便彼此都从对方手上“抢”走了不少的冠军和荣誉,但两人从未因此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敌人,而更多是英雄间的惺惺相惜。

2009年澳网留影。

2009年澳网留影。

在纳达尔超越费德勒的大满贯20冠纪录后,后者就第一时间送上了祝福:

“致我的朋友和伟大的对手纳达尔。真心祝福你成为第一位赢得21座大满贯冠军的选手,几个月前我们还自嘲都是拄着拐杖的人。”

“我很自豪能和你共同享受这个时代,也很荣幸成为你取得更多成就的动力之一。”字里行间,你能够感受到一位老将对另一位老将真诚的祝愿。

就像2017年澳网,两人成为2002年美网的桑普拉斯和阿加西之后,第一对相逢大满贯决赛的“30+”老将,彼时赢球的费德勒也向纳达尔送上了勉励:“请继续打下去吧,网球需要你。”

2019年拉沃尔杯,老友聚会。

2019年拉沃尔杯,老友聚会。

朋友

当自己的纪录被纳达尔打破时,费德勒的豁达令人动容,而这样的情感,也绝不只是单向的。

当纳达尔的红土81连胜被费德勒终结时,西班牙人就曾说过一句“名言”:“这个纪录迟早要被结束,如果要输,我也只想输给他。”

事实上,早在十年前,担任当时ATP球员工会正副主席的两人曾经因为球员福利问题有过一番公开矛盾,但随后这一风波很快就被解决,完全没有影响到两人的友情。

“罗杰无疑是一个好人,也是我的好朋友。我们的关系越来越密切,我觉得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感觉很舒服。”这是纳达尔曾经给出的评价,而费德勒则将对方称为是“值得一生尊敬的对手”。

费德勒,人生得一纳达尔,足矣

很多球迷还记得,2009年澳网决赛纳达尔击败费德勒后,安慰忍不住落泪的后者的一幕。

也更多人记得,2017年澳网决赛两人再度相逢,捧杯的费德勒赛后感慨,“可惜网球没有平局,否则我愿意与拉法分享这个冠军”。

而在残酷的职业赛场之外,两人才终于有机会享受平和的交流——一起参加慈善赛事、亲自开车接机、一起吃饭、出席对方的网校开幕式……

就像费德勒所说:“我很高兴可以把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之一称为朋友。”

2019年温网,两人的最后一次交手。

2019年温网,两人的最后一次交手。

告别

回顾过往男子网球历史上的传奇对手,除了都具备顶尖实力之外,无不是具有极强的对比度和戏剧性。

象征着“冰”与“火”的博格vs麦肯罗;代表着“发上”与“底线”之争的桑普拉斯和阿加西……从这个角度看,费纳决的对抗,更有一丝霸气。

草地王者对上红土霸主,优雅犀利对上顽强坚韧,两人之间不仅关于胜负的荣誉,更是两种同样摄人心魄的网球风格的PK。

两人的时代,都将逐渐离我们远去。

两人的时代,都将逐渐离我们远去。

多年之后,费德勒还记得两人之间缘分的开始:

“我第一次和他交手是在(2004年的)迈阿密,第一次和他遭遇我就输了,而且那时我还是世界第一。”

场下并不太多话的两人,最开始都有些害羞,尤其是作为后辈的纳达尔更是有些毕恭毕敬,直到一起交手碰面的场合多了,两人才渐渐熟络起来。

恍惚之间,18年时光骤然已逝。

“我希望这一天永远不要到来。”这是纳达尔向老对手送上的告别。

一段网球的伟大乐章画下了休止符,但辉煌的旋律,仍将被所有人反复回忆与聆听。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