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递水哥成了“马拉松之王”心中的英雄
体育

一个递水哥成了“马拉松之王”心中的英雄

基普乔格和克劳斯-亨宁·舒尔克。

基普乔格和克劳斯-亨宁·舒尔克。

2小时01分09秒,当37岁基普乔格在柏林马拉松上再次改写世界纪录,他成了许多人心中的英雄。不过,这位“马拉松之王”能够一次次突破极限,有一部分功劳来自他心中的一位英雄。

那就是56岁的克劳斯-亨宁·舒尔克,一位柏林马拉松的专业“递水哥”。

北京时间9月26日,就在基普乔格将人类的马拉松极限再次提升30秒的第二天,克劳斯-亨宁·舒尔克火遍了社交网络。这不仅仅是因为他是基普乔格在比赛中的专职补给员,更是因为每一次成功“交接”之后,他总是会激情四射的鼓掌、挥拳甚至是呐喊。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克劳斯第一次“出圈”。4年前在同一条赛道上,帮助基普乔格改写世界纪录的幕后英雄也是他,自那之后,他便有了自己的外号——“水瓶圣诞老人”。

用基普乔格的话说,“他一直是我的英雄,他的激情也在鼓舞着我。”

基普乔格创造纪录。

基普乔格创造纪录。

两破世界纪录,他都在基普乔格身边

在基普乔格打破了自己的马拉松世界纪录之后,克劳斯又火了。在今年的柏林马拉松拉下大幕之后,他为基普乔格递水的视频,在国外的各大社交网站里才上线了十几个小时,总流量就已经接近百万。

视频中,那个身穿亮红色T恤,背着荧黄色大书包,站在观众最前端手托着一个红白相间补给水瓶,然后半蹲着把它递给基普乔格的专职递水志愿者,就是克劳斯。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克劳斯第一次为基普乔格递水了。

2017年的柏林马拉松,克劳斯初次成为基普乔格的递水员,彼时,他是所有递水志愿者中最有经验的一位,所以柏林马拉松的赛事主管就请他帮助基普乔格完成比赛。

在2017年的初次合作之后,克劳斯的服务得到了基普乔格本人和他的团队的一致认可,所以在2018年,他再次成为了基普乔格的递水员。也就是在那场比赛上,基普乔格将马拉松世界纪录提高了78秒。

而当克劳斯递水的视频被放上网络,他就这样火了。之所以会成为“网红”,主要是因为他和其他志愿者截然不同的激情和活力——每次交接完成之后,他都会用力鼓掌、挥拳甚至是呐喊,以此庆祝,同时也算是对基普乔格的一种鼓励。

“其实我这些动作不是为了做给别人看的,就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开心。”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克劳斯解释了如此激情四射的原因,“因为你不确定在那么多观众的情况下,基普乔格会不会一眼看到你,所以如果每一次都能够完成交接,那么就能够帮助他创造纪录,如果没有交接好,那么我就是他无法全力以赴的最大问题。”

就如克劳斯所说,其实要在柏林马拉松这条“最快赛道”上成为一名优秀的递水员并不容易。

以今年的柏林马拉松为例,克劳斯要提前几天就和基普乔格以及他的团队做好补水策略的安排和沟通。对于精英运动员来说,每一个人的补水策略不尽相同;此外,由于每一位运动员的体质不同,他们事先准备的水瓶中的“混合补给饮料”的成分和配比可能都不太一样。

这两次破纪录,基普乔格在42.195公里中一共13次补给,开始是每5公里补给一次,随后每2.5公里补给一次。而克劳斯就需要在基普乔格到达补给点之前,骑行到指定位置,然后停好车,准备好水瓶,再半蹲着用右手托住水瓶的底部,紧接着在基普乔格出现前全力大吼,让他知道自己的位置,以便基普乔格可以在不打乱配速的情况下以最舒服的方式拿到水瓶。

紧接着,他要以比基普乔格2分51秒/公里的配速更快的速度,绕过摄像师、道路保障团队和其他的补给人员,提前到达下一站。

“一路上我都非常紧张,你至少要在基普乔格到达前30秒完成这一切。”每次柏林马拉松之后,克劳斯的嗓子都会喊哑,“我不仅要紧凑地完成这一切,而且不能出错。”

“水瓶圣诞老人”。

“水瓶圣诞老人”。

一位热爱跑步和铁三的建筑项目经理

但也正是因为从2017年至今为基普乔格的三次“完美服务”,基普乔格在柏林马拉松的这三场比赛都赢下了冠军,而且两破世界纪录。

在克劳斯的故事走红之后,他的外号也从最开始的“递水哥”变成了之后的“水瓶圣诞老人”。

这个响亮的外号由来很简单,一是因为克劳斯的名字发音和圣诞老人很像,另一个原因就是,他背着一个大书包为基普乔格递上的一瓶瓶补给饮料,就是基普乔格冲击人类极限道路上的一份份礼物。

这位“水瓶圣诞老人”在柏林马拉松上成功“出圈”之后,不少国外媒体也挖出了他的背景。

克劳斯其实是一位在柏林建筑公司工作多年的资深项目经理,在每一次帮助基普乔格创造纪录以外的时间,他的本职工作同样意义非凡——参与和策划柏林地标建筑之一的柏林城市宫的修缮工作。

不过,在工作之余,克劳斯一直就是一位耐力运动的狂热爱好者。

“当我19岁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跑马拉松了,那时候,我的最好成绩就可以达到2小时34分。”克劳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讲述了自己与耐力运动的缘分,“不过后来,我将我的运动重心转移到了铁人三项上,所以慢慢的,我就把比赛精力转移了。”

能够成为柏林马拉松的专职补给志愿者,其实也和他的铁三经历有关。

“柏林马拉松的赛事主管当年和我是在同一个游泳俱乐部。那时候,他有了组建补给志愿者队伍的想法,于是就开始四处招募。”克劳斯在知道了这件事之后,第一个举手表示愿意加入,“我当时听说了这个想法可兴奋了,现在想来,我做了一个非常正确的决定。”

克劳斯口中的“那时候”,正是1998年。

从1998年第一次成为补给志愿者到帮助基普乔格第一次在柏林马拉松上改写世界纪录,20年时间里,克劳斯在柏林马拉松的志愿者工作没有间断过。

几乎每一次柏林马拉松结束之后,他都会和赛事主管复盘和讨论补给工作中的细节,一方面是让自己可以更好地服务精英运动员,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让赛事能够有更好的服务。

就这样,如今56岁的克劳斯成了柏林马拉松30人专业补给志愿团队中经验最丰富的一位,他甚至成了柏林马拉松上的一道特别的风景线。

当然,在他出名的这几年,也有不少质疑的声音,认为柏林马拉松为什么一定要设置专业的补给志愿者,相比于放在桌上,志愿者并不一定就会提高精英运动员的成绩,反而更像是“博出位”。

但克劳斯一直相信自己的服务能够让精英运动员更专心的比赛,也能够让柏林继续成为“最快赛道”,“作为六大满贯的赛事之一,我们希望有自己的特色服务。只有做好的服务才能帮助运动员更专注于自己的比赛,在某些情况下,精英运动员可能会错过桌子上的水瓶,而用手传递,可以增加稳定性。”

1%的功劳。

1%的功劳。

创造世界纪录,可能有1%的功劳属于他

就像克劳斯所说的,当一个领先集团的精英运动员们同时冲下补给站的桌子,然后试图去抓起水瓶,特别是当有各自不同的补给需要时,他们确实有可能会错过自己的水瓶,甚至因此打乱比赛节奏。

事实上,即便是手递手的交接水瓶,像克劳斯这样经验如此丰富的志愿者都曾经出过小意外。

“2018年的时候,在一个指定的补给点,基普乔格就错过了我手上的水瓶。”说起那次小失误时,克劳斯自己也笑了,“当时围观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我又不能站得离跑道太近,因此我就被观众挡在了身后,而且他们呐喊的声音比我喊基普乔格的声音更大,所以他就没有拿到那瓶补给。”

好在,基普乔格团队和克劳斯设置的补给点会比官方的补给站稍微靠前一点点,所以在那个40公里的补给点上,基普乔格立刻到补给桌面又抓了一瓶补给饮料。

“事后我也和基普乔格的团队沟通过,他们说那次失误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所以让我不要太在意。”克劳斯在采访时表示,由于在备战蒙扎赛道“破二”比赛的阶段,基普乔格培养出了每2公里左右“短距离补给”的习惯,即便错过了克劳斯的那个水瓶,基普乔格依旧把人类极限在那场比赛里提升了78秒。

今年的比赛,克劳斯显然吸取了上一次的经验,更加专业。他不仅在手臂上贴上了基普乔格的号码簿,而且交接时明显更加专注。

在那段关于他递水给基普乔格的集锦中,在其中一个补给点时,基普乔格身前的“兔子”原本下意识地想去接过克劳斯手中的水瓶,但克劳斯机敏地缩了一下手,避开了“兔子”,然后又立刻伸出手,让身后的基普乔格顺势抓过水瓶。

“我相信世界纪录就像是一张完美的拼图,在拼图里有90%属于基普乔格,10%属于他的教练和他的团队,或许其中也会有1%是属于我,这位来自柏林的‘圣诞老人’。”

这是克劳斯对于自己这份志愿工作的评价,在他看来,能够陪着基普乔格创造纪录,已经是一件令他感到幸福的事情。

不过,在基普乔格看来,克劳斯就是他心中的英雄。在每一次完成比赛之后,基普乔格都会在和克劳斯见面时,递给他一瓶水,并且说一句,“现在我是你的递水员了。”

这样的举动,对于克劳斯来说,就是一种肯定和信任,“基普乔格真的是个非常好的人,他的这个不经意的举动,让他在我心中的形象变得无比高大。”

但对于基普乔格来说,克劳斯是那个和他的教练团队一样伟大的幕后英雄,“我对于柏林马拉松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帮我递水的克劳斯。”

2018年在柏林改写历史之后,基普乔格留下了这样一番赞美:“直到现在,克劳斯都是我的英雄,不只是他努力地为我递水,还因为他的热情、他的鼓励,还有他的言谈,一切都太不可思议了。”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