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冠宇续约了,但他还需要F1在中国的提速
体育

周冠宇续约了,但他还需要F1在中国的提速

9月27日再次成为了周冠宇的幸运日。两年前的今天,他在索契夺得了自己首个F2分站赛冠军。而在两年后,他和阿尔法罗密欧F1车队宣布完成续约,正式锁定了2023赛季的F1车手席位。

好消息还不止于此。围场外,线上线下的商业动态分别在9月下旬有了新进展:中国电信旗下的天翼超高清近日宣布获得了F1新媒体版权,将从本周末的新加坡大奖赛起全程直播;上海大奖赛出现在了国际汽联上周公布的2023赛季初版赛历当中。

如果只从结果来看,F1在中国市场似乎迎来了三喜临门的阶段性成绩。但如果将每一件事拆开看,背后的操作过程并不都能得到高分。

车队使用官宣照.jpg

槽点最大的肯定是拖沓的赛事版权谈判沟通。

尽管在竞技层面,红牛车队和维斯塔潘的一骑绝尘让2022赛季的F1整体悬念不足。但从中国车迷的角度而言,“第一人”周冠宇还是带来了不少看点:包括首秀即取得正赛积分的惊喜开局、在加拿大站获得的最好成绩,也有6月英国银石那次令人揪心的严重翻车事故。

遗憾的是,直到上述三场大戏全部结束,中国车迷才真正有了一个合法的全国范围的收看渠道——从7月初的奥地利大奖赛开始,央视五套和新媒体平台“央视频”才开始转播F1。但据懒熊体育观察,这并没有明显扩大赛事影响力。一个典型的例子便是,央视在一些比赛中只使用了清流转播的方式(即不设置比赛解说),这对于F1这样一个集机械、策略、沟通为一体的复杂赛事而言,显然并不是合理且用心的传播方式。

整体受众的画像依然是“死忠车迷”。在央视进入之前,只有上海和广东地区的车迷,能通过有线电视渠道从五星体育和广东体育频道收看转播。其他车迷只能通过主动搜索的方式获取网络盗播信号。没有用心且主动的传播,吸引新受众和影响力破圈无从谈起。

上游的IP所有方和下游播出平台之间的价值误判,是造成陷入僵局的原因之一。

2022年恰逢F1在中国迎来新的版权周期,据懒熊体育了解,由于周冠宇获得正赛车手席位,赛事管理机构FOM希望将版权费用从“十万美元”的数量级直接提升至“千万美元”,这显然不符合如今中国的体育版权市场环境。同时,作为上一个周期里的版权拥有者,腾讯体育在2022上半年进行了业务和组织架构的整体调整,在“降本增效”的主题下,合作只能就此搁置。

新玩家中国电信加入的传闻,一度让行业和车迷感到兴奋,但谈判进度之慢又让外界感到困惑无比。懒熊体育曾于6月初独家报道了中国电信接近F1新媒体非独家版权,但直到9月初,一位接近FOM的消息人士依旧向懒熊体育表示,合同“还差临门一脚”。

实际上,在7月中旬,电信就已经和上海地区的下游的制播机构初步确定了合作关系。消息人士告诉懒熊体育,相关直播人员已在当时到演播室进行了试播。所以我们有理由推测,和上游之间的谈判及内部管理层的决策,是这笔签约中的主要阻力。

2023 calendar.jpeg

相比等了半年的版权合作,初版赛历的公布符合时间上的逻辑——按照惯例,每年夏休后到10月之间,正是这项工作的正常时间节点。但尽管出现在初版赛历中,2023年上海站能否最终落地仍无法保证。

疫情是最大的不确定因素。毕竟就算排除现场观众,10支F1车队和赛事工作人员相加也能达到超过千人的入境规模,这将给疫情防控带来巨大压力。在初版赛历里,上海大奖赛的计划举办时间为明年4月14日-4月16日的周末。

时间也是一个巨大的对手。在赛历公布之前,业界普遍认为明年10月将是一个比4月更有利的档期。但在初版赛历中,卡塔尔大奖赛占据了10月初的档期(重要原因是新赛道施工进度缓慢),使得上海站只能排在上半年。

按计划,2023年将有创纪录的24场比赛,其中包括2个“三连赛”。通常情况下,如果依靠航空运输,每场比赛需要动用大约7架波音747货机。这意味着地理位置将作为设计赛历时重要的成本考量因素——换句话说,指望FOM调换比赛顺序的可能性恐怕很小。

此外,还要考虑到承办比赛的资金成本。按照惯例,每站比赛会向FOM缴纳千万美元级别的授权费。因此F1不能单单理解为一项单纯的商业赛事,在巨大成本下,它还肩负着城市体育名片的作用,所以拍板决策的流程也应该比一般赛事要复杂得多。

1.jpeg

最后回到周冠宇,锁定明年车手席位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容易。要知道在2022赛季,强如塞巴斯蒂安·维特尔、丹尼尔·里卡多这样的昔日冠军级别车手,也都面临着巨大的竞争。前者已经于夏天决定退役,后者则面临着暂别一年的尴尬处境。

周冠宇续约的核心竞争力主要体现和在车队以及赛车的磨合上。在续约的新闻稿中,车队也表扬他为促进模拟器项目的发展、以及赛车的测试研发中做出的贡献。

不过冷静来看,周冠宇和他的团队在赛场内外要做的事还有很多。

因为从商业逻辑上看,F1车手为车队带来的经济价值主要体现在成绩和商业两个层面——前者可以带来更多奖金分成,而后者则可以吸引更多赞助。目前,周冠宇的个人赞助主要有奢侈品品牌LV旗下的轩尼诗、以及汇丰中国——都有外资背景。而他所在的阿尔法罗密欧车队,则拥有安慕希和商汤科技两家中国品牌的赞助。

2022年,远离中国赛场其实对周冠宇也不只是带来“影响力不足”这一种相对消极的影响,反之,距离感可以让他更专注于赛场本身。周冠宇自己也在今年6月告诉懒熊体育,“最简单的提升方式,就是在你所想去做的每一项运动的最高水平中去进行比赛和竞争”。只是更大的考验恐怕要提给其商业团队,其比肩谷爱凌的定位,将更考验商业合作中的谈判技巧、判断等综合能力。

值得注意的还有美国资本力量在F1这项欧洲传统运动中的话语权大幅提升。从奈飞投拍的第一季《极速求生》纪录片开始,F1就开始在美国圈粉无数。到2023赛季,赛历上已经出现了创纪录的3场比赛在美国境内进行的比赛。而围绕美国车手科尔顿·赫塔超级驾照的争论,则贯穿了整个夏休期。美国车手将在未来搅动围场,而美国资本将成为其重要的助力。

可以预见的是,2023赛季对于周冠宇非常关键。一是因为他目前的续约年限只有1年,第二个原因则是明年结束后,阿尔法罗密欧将停止和索伯车队的合作。新的玩家必将带来新的变化和竞争,所以尽可能提升成绩并展示出更大的商业价值,仍然是周冠宇在版权、中国站等配合下,需要展示出的综合竞争力。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