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

李铁为什么被查?足坛“反腐风暴”来了?

2022-11-28 10:15:15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来自北京

11月26日,湖北省纪委监委网站发布,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原主教练李铁涉嫌严重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家体育总局纪检监察组和湖北省监委监察调查。

早在11月12日,足球圈内便有李铁被带走调查的消息传出。14天后,该消息终于坐实。

李铁为什么被查?

据多位体坛媒体人爆料,李铁是在大连职业级和A级教练员继续教育培训后被带走的。

而消息由湖北省纪委监委发布,很有可能事涉其在原武汉卓尔足球俱乐部(现已更名武汉长江队)任职期间。

圈内有一种说法认为,调查起因或源于原武汉卓尔足球俱乐部对其检举。但这一说法尚未得到证实。

之前,李铁担任国足主教练期间还兼任武汉卓尔的总经理、体育总监,随着武汉卓尔当年险遭降级,有消息称,武汉卓尔因此拒付了李铁兼职的费用,这也导致李铁有段时间一直在向武汉卓尔讨薪,两边自此关系紧张。

就在李铁被带走后,多个体坛媒体人再次爆料,该俱乐部高管也被带走,但其是接受调查还是协助调查不得而知。

除了武汉卓尔任职期间,关于李铁所涉的问题还有更多猜测。一位足球圈内人士就认为,李铁要求国家队球员签指定经纪人的行为存在一定不合理性。“虽然传言是武汉卓尔检举,但这次被查可能不只是武汉执教期间的问题。”

李铁在足球事业之外,在商业上也有涉足。天眼查APP显示,李铁名下关联9家公司,其中6家还存续或在业。在李铁名下的公司中,成立于2021年12月的沈阳天意体育文化咨询服务有限公司是最新一家,彼时,李铁刚卸任国足主教练不久,李铁在该公司持股比例高达90%。

上述人士猜测:“李铁可能会成为中国第一个锒铛入狱的国家队主教练,更可能会牵出新一轮足球反腐。”

足协官员被查并不鲜见

距离上一次足坛大刀阔斧的反腐已过10年,彼时,前足管中心主任谢亚龙与前足管中心主任南勇锒铛入狱。这10年,是中国“金元足球”的10年,中超迎来各路大牌球员,本土球员薪资水涨船高,国足也开启了归化球员这条路。尽管国内联赛迎来了“空前盛世”,但中国男足的水平似乎却并未明显提升。

现如今,“金元足球”走入穷途末路,多家中超足球俱乐部因资金问题接连解散,拥有多名归化球员的中国队依然无缘世界杯。此时,外界关心,中国足坛是否会再掀一轮“反腐风暴”?

事实上,近两年来,中国足坛违法违纪的案例并不鲜见。

2021年7月,前中超俱乐部天津泰达足球俱乐部董事长董文胜被带走调查,泰达俱乐部前助理教练迟嵘亮和王霄也先后在2021年8月和10月被带走接受调查。12月份,天津市纪委监委公布,董文胜因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而在2022年8月份更有一场未成年人足球赛涉嫌假球。8月7日,广东省运会U15男足决赛广州队对阵清远队,下半场3∶1领先的清远队在13分钟内被对手连进4球,最终3∶5落败。中国足协第二天称,已组成由竞赛部、纪检部等部门参加的调查组,赴广州进行调查。8月15日,广东省纪委监委也成立调查组,对该场比赛涉嫌假球事件进行调查。截至目前,广东省纪委与足协均暂未对外公布对该场比赛的调查结果。

足球相关管理部门在谢亚龙、南勇腐败案后,也出现新的案件。就在广东U15男足决赛涉嫌假球后,8月30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引述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教育部纪检监察组、山东省纪委监委消息称,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审查调查。

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1月,王登峰当选第十届中国足协副主席,2015年起,任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被调查前一直主抓全国青少年足球工作。

而另一位第十届足协副主席,曾任足管中心党委书记的魏吉祥也曾在2016年11月1日因违反八项规定被通报批评。根据中纪委网站显示,国家体育总局直属机关党委纪委决定对违纪的原足管中心党委书记魏吉祥给予党内警告处分,原因是他在2013年赴舟山考察沙滩足球比赛期间,前往普陀山景区游玩。

足协的钱流向了何方?

在了解足协是否会再掀一轮反腐风暴前,首先要了解足协。

2015年8月17日,《中国足球协会调整改革方案》出炉,方案要求足协与国家体育总局脱钩,并适时撤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

“以2015年为分界点,足协正式改变两块牌子一套班子的时代。足协自此成为完全的社会团体。”上述足球圈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足协实际上是促进足球运动长足发展的服务机构,通过组织比赛、开展培训等方式获取收入,再用这些收入来发展提高国内足球运动水平。该人士认为,对标国际足联以及其他国家足协的成立动机,足协是独立商业运营机构,主要工作应该是先赚钱然后再考虑用这些钱去推广足球运动。之后,通过足球运动广泛的群众基础,再获得商业利益,从而形成良性循环,有效推动足球水平提高。

而现如今,足协也确实具备了赚钱能力。记者通过工商系统查询到,中超联赛有限责任公司中,足协占36%的股份,为最大股东,剩余股份由16家中超俱乐部平分。根据中超联赛携手德勤联合发布的《中国足球协会超级联赛商业价值白皮书》显示,中超联赛收入最多的一年是2018年,中超联赛有限责任公司一年创收16.14亿元,按照当时的分配比例,持股36%的足协可以分得的收入超过5亿元。

但根据足协公布的财务数据显示,近几年其一直处于收支平衡的状态,2021年甚至出现了亏损。

足协的钱主要花到哪里去了?2019年,足协曾公布2017与2018年两年的主要开支项。这两年最大的开支均为各级国家队(即各年龄段国字号球队教练团队、男女组成年国家队、青少年国家队集训和比赛支出)支出,其中2018年该项支出超过2.5亿元。其次为各类竞赛支出,2018年该项支出也超过2亿元。

另一方面,联赛盈利的基础是参与联赛的俱乐部同样能获得商业利益。根据《中国足球协会超级联赛商业价值白皮书》显示,各足球俱乐部主要盈利方式为广告、门票、转播收益以及运动周边。有业内人士还曾透露,足球比赛对当地旅游业也有一定带动,更不用提赢得一场比赛能为当地政府带来的声望。上述圈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也都是足球俱乐部资方的投资动机。

所以,如何让球队保持在第一级别联赛以获得持续关注,成为足球俱乐部赢球的动机。而足协对于中超这类国内联赛有着绝对掌控权。中超比赛的场次、时间、地点、裁判员以及转播权等都由足协来定,如权力不受约束,则容易埋下腐败隐患。

足球领域的腐败该由谁来管?

作为国家队主教练的李铁,属于足协聘用,为何是纪委监察委去查办?

一位法律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铁身为国家队主教练,其身份可以看作国家机关委托管理公共事务组织的公务人员,所以其同样需接受纪委监委的监察。

足协自身是否有防腐机制?实际上,足协有自己内部的监督机构。

足协官网显示,足协管理有秘书处与专项委员会,秘书处下设纪检监察部,专项委员会下还设有纪律委员会、 道德与公平竞赛委员会(以下简称“道德委”)。

据《中国足球协会道德与公平竞赛委员会工作规则》,足协道德委主要负责查办与比赛没有关联或少有关联的违反道德守则的行为。这与国际足联道德委员会类似,其主要目的就是反腐败,主要涉及受贿,参与赌球、假球的裁判员、运动员、教练员以及俱乐部官员。足协官员的贪腐行为则归秘书处下的纪检监察部管理。而纪律委员会主要负责与球赛有直接关联的违反道德守则的行为。

据足协官网显示,近几年足坛的处罚通知几乎都是出自纪律委员会,处罚对象主要为球员以及球队官员,处罚行为几乎全为比赛中出现斗殴、辱骂裁判员、比赛迟到等行为。而道德委成立的近6年则没有出过处罚通知。中国足协道德与公平竞赛委员会主任何家弘也曾撰文表示,足协道德委成立以来,暂未正式查办案件,处于休闲状态。

这种情况存在一定客观原因。2014年据英国《每日邮报》统计,中超球员平均年薪为20.9万英镑,折合人民币近200万元。而到2019年,限薪令出来之前,中超球员平均年薪为1389万元,5年涨了6倍。由于近10年中国足球步入金元时代,球员以及教练员收入水涨船高。

“高额的薪资使得大部分球员与教练员鲜少通过赌球与踢假球这种高风险的方式来获取额外收入。”上述足球传媒界人士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解释,高薪资使球员更希望保住自己在俱乐部内的地位,而非用非法途径来获取额外收入。

但这样的情况正在发生变化。

为了遏制足球俱乐部日益高涨的球员支出,让一些非“豪门”俱乐部也有生存空间,2018年底,足协公布“限薪令”。在最新的球员薪酬调控政策中,中超国内球员单赛季薪酬已被降至税前最高不超过500万元人民币,全队平均年薪最高不超过税前300万元人民币。对比2019年巅峰时期1389万元,平均薪资缩水近80%。

加之足协一系列新政出台与地产行业的没落,投资方与广告商对于足球俱乐部的投资也在大幅减少。不少足球俱乐部甚至出现大量欠薪,而江苏苏宁、重庆当代等多支队伍也因为欠薪问题相继解散,包括李铁曾执教的武汉长江队也已接二连三公开讨薪。正所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球员薪资在大幅上涨后又大幅下跌,部分球员、教练员是否会选择尝试通过其他手段增加收入,也被打上了问号。

“这届世界杯又是如此,中国除了国家队没参加,其他的都参加了。”一位资深球迷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抱怨道,是该好好查查藏在足球体制内的问题,最好再掀一轮反腐风暴。

前国脚徐亮也曾在网络直播中直言:“所有相关部门应一起来查中国足球的假球内容,挖得越深越好,因为足协调查到一定深度可能存在职权不够的问题,需要更高级别部门进行干预。”

[责任编辑:朱启彰 PN375]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