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聚焦南马配速员关玮 他在跑上瘾的循环战中沦陷


来源:凤凰网体育

在马拉松赛道上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前拥后簇,仿若明星;他们配速平稳,犹如仪器;他们放弃PB,圆他人梦……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配速员。关玮也是其中一

在马拉松赛道上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前拥后簇,仿若明星;他们配速平稳,犹如仪器;他们放弃PB,圆他人梦……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配速员。关玮也是其中一员,但他更疯魔,誓以配速员的身份参加每一场马拉松,2017南京国际马拉松将是他的又一次征程。

关玮,做过330的“兔子”,也做过“600”的兔子,累计足有20场。

军人出身的关玮,现在是一个跑步爱好者。他喜欢跑步带来的快感,以及那份独一无二的责任感。良性循环,责任对于关玮来说就像是跑步,脚步不停,责任不止,这个过程中带出的责任能成功地刺激他产生内啡肽,使他快乐。跑的多了,时间久了,关玮的责任感逐渐升级,聚焦更大的舞台(马拉松),陪伴更多的人完成马拉松的梦想。如今常居南京的关玮将目光锁定在南京国际马拉松赛,6小时的配速员是他送给第三故乡最好的礼物。

关玮在18岁半推半就着重活了一遍。他告别父母,远离家乡,只身远赴呼伦贝尔的部队历练。那一年,新兵下连考核,他初出茅庐以第三名惊艳了整个连队,得到班长的夸赞。自此,一个双腿绑沙袋奔跑的士兵常常出现在训练场,他的信念是,不想争第一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转业后,跑步渐行渐远,身体逐渐发福,直到2015年4月遇到了一群奔跑着的跑者。在部队跑了2年的关玮第一次了解马拉松,知道马拉松的距离是42.195公里。半年后,在拉了2次半马距离的越野跑后,关玮参加了一场全程马拉松,后半程腿抽筋、跑走结合地给自己的首马交了卷。这一次成功刺激了关玮,想要在赛道上、日常跑步时帮助更多的初跑者,知行合一,久而久之,关玮奔跑在“私兔”和“官兔”之间,从3小时07分(配速4分25秒)到即将来临的南京国际马拉松的6小时(配速8分30秒)“官兔”。他说:“那是一份责任下衍生的快乐。独跑不如众跑。”

他很疯魔,如今从事的工作和跑步有着最直接的关系;他很“贪婪”,他贪恋作为“兔子”的成就感;他很“傻”,他更喜欢带着别人PB。

关玮告诉每位跑者:“你来跑,我来稳定配速,我们一起冲线!”

跑步,顽皮少年的新视点

关玮1988年出生在山西,关于儿时的记忆是淘气。和很多不学无术、调皮捣蛋的问题少年一样,军营被父母看成是最好的学堂。他不愿意回忆那段过往,但犹记得2007-2009年两年军营生活的点滴。新兵第一次拉练第三名,仿佛打开了人生一扇崭新的大门,军营生活也为他日后参加马拉松打下了夯实的基础。别人休息他跑步,别人跑步他负重跑……少年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就这么爱上了跑步。“当时动机不纯粹,很功力,就是想争第一。”如今更愿意花时间帮助相熟的、陌生的跑友完成马拉松、百公里,创造PB(个人最好成绩)的关玮说。

20岁脱下戎装,换上工服。军营却给他留下了一生的烙印:自律、坚持、上进心、荣誉感和强烈的责任感。离开部队锻炼依旧,一次正在操场上玩单杠的关玮看到一群人一圈一圈地刷着。他很好奇,主动上前打招呼,一来二去,他知道有那么一项运动,它叫马拉松,它足有42.195公里。当时正在减肥期的关玮决定加入这个跑步组织,自此跑过雨花台、刷过奥森的塑胶跑道,2015年10月正式跑上马拉松赛道。

结识跑步后,关玮觉得自己又重新活了一遍。“已经不仅仅是成就感了,我现在正在以跑步为生。”关玮腼腆地笑着说。

在南马赛场,关玮等你,一起冲线。

跑马,兔子附体瘾上身

2016年,重回跑道近一年的关玮再次升华。

关玮重回跑道便加入跑步组织,从最初的每周一天到每周三天,跑步次数逐渐增加,借着军旅生活打下的基础,训练很快见成效,跑步半年首个全程马拉松在后半程腿抽筋的状态下用时3小时40分完成。

“第一次马拉松跑崩了,很痛苦主要来自心理。”关玮回忆首马经历时说,“我想,有个人能引领一下初跑者,他们是不是就可以少遭一些罪了?”当时,他还不知道,那个群体叫“兔子”,更没有想到日后他会这么迷恋这个身份。

在跑团里,关玮担任不同配速组的“兔子”,而第一次马拉松的痛苦经历无数次盘旋于脑海之中。2016年,关玮决定做“官兔”,凭借自己过往的“兔子”经验,帮助更多的人达到他们的目标。一次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从短距离的训练到全程马拉松比赛再到100公里超长距离,关玮从不同配速进阶到不同距离,军人一丝不苟地严格执行也蔓延到了赛道。在42.195公里的每1公里中,他都不容自己有逾越3-5秒钟范围的误差,每场马拉松下来只允许自己有5秒钟误差。“我得对跟着我跑的参赛者负责,配速稳定是最基本的。”关玮严肃地说。

起初,关玮一个人参数,对成绩有一种近乎疯狂的追求,一年多的时间他把成绩提至3小时05分。“说也奇怪,成绩快带来的成就感远不及带着别人完赛、PB和大家一起冲线来得痛快,来得更强烈。”关玮说。一年时间成绩提升35分钟,如果说关玮对跑步疯魔,但远不及他对“兔子”身份的迷恋。他曾经给跑友做100公里的兔子,完赛后他说,“太累了。可是如果有下次我还会这么做。

如今提到“兔子”身份,关玮温文尔雅而掷地有声地说:“我想一直做‘兔子’带着大家跑步,和大家一冲线!”

[责任编辑:余增 PS011]

责任编辑:余增 PS011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体育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