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岁的马拉松世界纪录保持者与她的曲折人生
体育

13岁的马拉松世界纪录保持者与她的曲折人生

2019年05月30日 11:40:00
来源:爱燃烧

在那个被认为长距离跑步就会让女人生不出孩子的年代,莫琳曼库索仿佛一颗流星,绚烂短暂,一闪而过

文/佩奇  图/网络

想象一下一位曾经创纪录了马拉松世界纪录的跑者的样子。

应该拥有精英的装备?拥有完美的肌肉线条?处于跑马巅峰的年龄?备受世界媒体的关注,成为众多跑者的偶像?

实际上,她是一位13岁的加拿大女孩,身高4英尺10英寸,体重80磅(约147cm,36kg)

1967年5月6日,3小时15分23秒,莫琳威尔顿,现在的莫琳曼库索,打破了马拉松世界纪录。

然而,在那个被认为长距离跑步就会让女人生不出孩子的年代,莫琳曼库索仿佛一颗流星,绚烂短暂,一闪而过,直到50年后又重返赛场。


 “什么是马拉松?” 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教练问莫林曼库索,“你想跑马拉松吗?”

她问,“什么是马拉松?”

教练回答:“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10岁那年,莫琳•曼库索第一次穿上了一双尖头鞋,她觉得这很酷,而且哥哥在她面前炫耀在学校跑步比赛中拿回来的奖牌,她对父母表达了对跑步的兴趣,于是全心全意地支持她的爸爸妈妈把她送到了一所由当地教师西玛经营的北约克跑步俱乐部。

曼库索非常喜欢俱乐部这种充满了友爱与竞争的环境,她回忆说,教练是一个有幽默感的男人,她鼓励女孩进行长距离的跑步训练,哪怕当时被认为这会导致女人生不出孩子。

那时候,教练就已经看到了她惊人的耐力和速度。

1967年4月,在多伦多的公园,她在一场半英里的比赛中击败了一名18岁的加拿大顶级选手。教练建议她参加马拉松比赛,他相信,她不仅可以在两周内做好准备,而且还能打破1964年新西兰米尔德里德桑普森3:19:33的世界纪录。

在接下来的两周内,曼库索宣布了她将参加加拿大东部冠军马拉松赛。

 你在做什么?  你的子宫会掉出来的 

当时,许多跑步的人认为长距离跑步对于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是有害的, “你在做什么?”哦,你的子宫会掉出来的,你永远都不会有孩子。” 她回忆道。

比赛当天,俱乐部成员、家人、朋友都出现在赛场上,他们想要见证一个小女孩如何创造历史,她的教练陪她一起跑了几圈;她的母亲被安排在环线上播报时间。

随着比赛的进行,她的母亲不停地告诉她时间,保持合理的配速,她“非常有节奏”

然而,突然,她妈妈喊了一声,“我看错了手表。”

听到这个消息,曼库索说:“你告诉我你的表错了,这句话仿佛在逗我 ,于是她不得不用6分钟跑完了最后一英里。

最终,当她越过终点线时,她认为自己已经失败了,但过了一会儿,她的朋友们告诉她,已经创下了纪录。

然而,可怕的是,世界纪录带来的不是荣耀而是责备。

比赛结束后,她和她的家人上了辆车,向北走了两个星期,在那里他们花了几天时间徒步旅行、滑水、远离媒体的报道。

但当他们回来的时候,他们发现几乎没有媒体报道纪录的事,扑面而来的净是苛责,她的教练被体育官员责骂,她的父母被指控将他们的孩子置于危险的道路上。

曼库索说:“到处都有媒体打来的电话”,许多文章指出,跑26英里可能会给一个年轻女孩带来潜在的伤害。一些人声称,女子马拉松比赛永远不会流行起来,曼库索的努力是“毫无目的的”。

一位记者甚至要求她证明自己确实是女性。

加拿大AAU妇女委员会主席玛格丽特劳埃德对记者说,这是“一项荒唐的努力”

“我很惊讶她的父母会允许这样做。”加拿大田径官员、前英国奥运教练杰夫戴森补充说:“就我而言,这就像用鼻子把花生推到山上一样。”

“她做到了,但那又怎样呢?”


 女性跑马的漫漫征程 

 曼库索和永远的261号 

在多伦多的那场比赛中,共有两名女性参加了这场比赛,一位是曼库索,还有一位是两周前在波士顿创下女性跑马历史的凯瑟琳斯威策,永远的261号。

由于知道凯瑟琳在波士顿马拉松引起了很大的争议,她被邀请加入这场比赛以寻求对女子跑马的支持。

凯瑟琳说,接受曼库索教练的邀请是显而易见的。她说:

“我的男朋友、我的教练和我在波士顿马拉松之后被AAU开除了,所以参加这场比赛,感觉就像是在抗议另一个人。”

20岁的凯瑟琳虽然还没有从波士顿恢复过来,但她的出现给了曼库索的安慰。曼库索说:“我很高兴能有另一个女性参加比赛,AAU并没有阻止我跑步,但我们知道他们对此并不满意。”

最后,凯瑟琳在曼库索后一小时左右跑过了终点,正如《像女孩一样奔跑》的导演理查森所说:“曼库索不必费力就能看到女性长跑运动员的情况有了怎样的改善,她和凯瑟琳斯威茨(1967年第一个参加波士顿马拉松赛的注册女性),波比吉布(一年前第一个跑波士顿马拉松的女性)和70年代早期的马拉松运动员杰奎琳汉森一起,为女性跑马开路”

 “17岁后,我消失在地球上” 

这次刷新纪录后,她又参加了两次马拉松比赛,曼库索没有为他们训练,也没有接近她之前的表现。

她的职业生涯在她高中毕业的时候已经基本结束了,仿佛一个走不出的死胡同,“对于一个孩子来说,跑三小时是很长一段时间,我觉得这很无聊”,她说,“我所有的朋友都离开了俱乐部,真的,这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跑步对曼库索而言,在很大程度上变成了娱乐,就像她自己说的“17岁后,我消失在地球上。”

她还没有进入任何名人堂,在将近40年的时间里,她过着幸福的生活,没有人想知道她的故事。

她甚至没有和孩子们分享过她的跑步经历,直到她9岁的女儿从学校的俱乐部里跑回家,问她的母亲是否曾经跑步过。

“我让她坐下,告诉她马拉松的事,”曼库索说,“对我们俩来说,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

她的女儿卡罗琳,爱上了跑步,并加入了一个跑步俱乐部。高中毕业后,她获得了西阿拉巴马大学的奖学金。

她的女儿说:“她很难想象60年代她是什么样的人,我觉得这很酷,我想成为她。”

如今,这位年过半百的加拿大人成为了一名驯狗师,跑步再也不是烦恼与备受苛责的事,为她的下半程马拉松做准备,而不是为40多年前的事情烦恼。

2009年,马克苏特克利夫在iRun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这是几十年来第一次公开曼库索的故事。

第二年,加拿大广播公司的约翰奇普曼制作了一部关于曼库索的广播纪录片,在媒体的策划下,她与凯瑟琳又一次跑在了同一条赛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