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鞋进化简史
体育

跑鞋进化简史

2019年09月21日 11:44:18
来源:爱燃烧

潮流是个循环。

文/孙喜 图/东方IC 网络

无中生有

(19世纪中期-20世纪初)

菲迪皮茨在飞奔回雅典的路上除了会想“我一定要尽快把捷报传递给家乡人民“,或许还会这么想: “如果我有一双赫耳墨斯(希腊众神之一)的飞翼鞋该有多好啊。 ”

飞翼鞋作为神话中能让人日行千里的神器,自然不会应声而至。 从后世的油画,雕像中对菲迪皮茨的描画来看,当时的他是赤着脚跑的,别说是飞翼鞋了,在公元前490那种远古时期,菲迪皮茨连双像样的跑鞋都没有。

跑鞋这种东西,是随着跑步运动逐渐兴起并且影响力逐渐扩大之后,才慢慢出现的——有需要才有创造力。

但最初会参与到跑步竞赛中的可都不是平民百姓,因此最原始的跑鞋都是用货真价实的皮革制成,至于穿着体验嘛,可能仅供防止被路面上的石子扎伤,真跑起来,光脚的还真不一定怕穿鞋的。

这样糟糕的产品自然会被更舒适的鞋子给取代。

1832年,橡胶鞋底问世,配在帆布鞋面之下,轻便和舒适程度前所未见。 这种因为构造与轮船的Plimsolls线相似而得名的运动鞋,立马广受欢迎。

直到1920年,7届波士顿马拉松冠军克拉伦斯·德玛尔对外宣称自己穿的才是“正宗跑鞋”,跑鞋才得以成为一个细分品类。 跑步就要穿专门为了跑步而设计的鞋子,这样的概念第一次真正意义得到了扩散。

德玛尔和它的跑鞋

德玛尔说得也没有什么错,他的鞋子是由瑞钦斯公司专门为他量身定做,乳胶大底,纯皮鞋面,“第一双(为)跑(步而设计)的鞋”,没毛病。

由表及里

(20世纪40年代-20世纪末)

当时仍是一片蓝海的跑鞋市场立马吸引了大量的资本进入,高瞻远瞩的商人们已经看到了跑步运动群众基础正在逐渐扩大,从一项精英运动变为一项大众运动的趋势。

跑鞋不再只是为运动员量身定制,转而开始量产,也是在这个时间段里,跑鞋由钉鞋,皮革鞋,分趾鞋等等五花八门的款式,慢慢地趋同为相近的鞋型。

到此时,你再想要脱颖而出,就要看你在跑鞋设计上“搞花样”的手段了。

分趾鞋

New Balance到了1960年时已经是一家生存了半个多世纪的大厂,在那一年,它们推出了一双名为Trackster的跑鞋,并且把它进行大量的量产——这在当时是一项创举。

它最大的卖点是在鞋底做了波纹设计,并附以宣传语曰: “保护你的胫骨”——它的意思当然不是说加了波纹你就不怕摔了,你的胫骨就不会磕伤了。 而是说,你穿上它就能有效地防止你跑步久了后出现外胫夹的毛病。

到了70年代中期,中底这一具有革命性的科技诞生了。

1977年,Brooks将新兴的EVA材料加入到Vantage鞋款中去,中底概念由此诞生。在此之前的跑鞋,穿着时让人受到更强烈的冲击,同时也非常不禁穿,中底科技的问世让这两个问题都得到了解决。

同时这双鞋所具有的“内翻楔形”设计,能有效控制脚掌内翻的问题,由此可以看出,跑鞋的设计生产者们,已经从“满足好看舒适要求”的初级阶段,上升到着眼于“缓冲和运动姿态控制”等运动学细节之上。

1979年,此前已经靠着NikeCortez阿甘鞋和Nike Waffle Train慢慢在跑鞋界站稳脚跟的Nike推出了第一款气垫跑鞋Tailwind,用Nike Air气囊这种独立中底设计取代此前主流的一体式EVA泡沫中底橡胶。

革命性的设计创举立马引发了跑圈的追捧,独立气囊中底设计也马上成为了大家争相模仿的对象。

随后,跑鞋大厂们纷纷投入中底领域的钻研,如今各大跑鞋品牌都有专属的中底科技,比如Asics的GEL减震胶,Brooks的DNA,Sacunoy的Grid,Mizuno的Wave等等。

总之,在这个时间阶段中,由于跑步成为大众运动,成为群体参与度最高的体育活动之一,跑鞋也变得越来越“亲民”,而由此各大厂商为了揽住顾客的心,争先恐后地要在跑鞋的更新换代上胜人一筹。

这场浩大的竞争也促使跑鞋的迭代慢慢从外形上的变化,转向精研更加细致的科技细节上去,一项新科技的诞生,往往就会引发一场跑鞋圈的“革命”。

这个阶段跑鞋进化的整体趋势是: 大底 更加 耐 磨 ,中底 提供更佳 缓 震 性 ,以及 鞋 面 更加舒适透气 。

删繁就简

(21世纪之后)

“跑鞋”这块蛋糕变得越来越大,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想要进到市场里来分一杯羹,于是,想要独享大头,有科研成果和营销手段可能还不够了,于是有些跑鞋品牌开始“跑偏”,决定剑走偏锋,硬辟出自己的一条路来。

比如Vibram。

在2004年,Nike曾推出了一款名为“FREE”的跑鞋,提出了“赤足跑”的概念,而Vibram索性在此基础上玩起了前卫艺术,他们在1年后的2005年推出了一款在让人瞠目结舌的五趾鞋。

五趾鞋删去了繁复的减震系统,模拟脚的形状,仅用一层轻薄的贴合双脚的鞋面材料把脚包裹起来,相当于只穿了一双袜子。

随鞋推广的,还有Vibram大力提供的“极简主义”——尽可能模拟赤足跑的环境,摆脱对跑鞋的依赖,利用自身的力量来轻快地跑步,用学习正确的跑姿来减免伤病,这是更为健康的跑步方式。

与此同时,一本名为《天生会跑(Bron to Run)》的书的热销,也给以Vibram的五趾鞋为代表的极简跑鞋做了极好的广告,尽管五趾鞋在后来被消费者以“虚假宣传”的罪名发起诉讼,五趾鞋的风头也大减,但不得不承认,“极简主义”一度是各大品牌争相尝试的新方向。

2009年,Hoka One One同样不走寻常路,似乎是与Vibram针锋相对似的,成为了“极致缓冲”的代表。

它们的所有鞋子都带着标志性的大厚鞋底,誓必要让每一个穿上Hoka跑鞋的人,都能切身感受到脚掌落地时那种极致的脚感反馈。

在Hoka One One赢得了不俗的口碑反响之后,曾经是“极简主义”拥护者的传统跑鞋巨头们,比如Brooks和Asics,都随即增设了“超级减震”的全新产品线。

从“极简主义(Minimalism)”到“极多主义(Maximalist)”,潮流像风,弄潮儿只有那么几个,其他人都是草,风吹到哪儿,草就往哪倒,而偏偏最难预测的就是风向。 跑鞋圈子一样不例外。

潮流说不准,但趋势这东西总归是可以略窥端倪的: 为了追求速度,鞋在通过材料更新,科技换代不断减轻重量,但是同时,要在此基础上做到最大限度的保护,相当于极简主义和极多主义的结合了,唯一可以确定的主题,是“极致”二字。

有始有终

(未来)

未来的跑鞋会变成什么样,这个问题就如同“极致究竟能到哪里”一样难回答。

但是未来的跑鞋,注定会与越来越多的新科技挂钩。

如今,我们看到了3D打印跑鞋,植入电子芯片的跑鞋,以及能遥控系鞋带调整鞋面包裹度的跑鞋,未来的跑鞋肯定还会得到越来越多黑科技的加持。

我猜想,在未来,跑鞋的生产制作会变得更加精细化,细致到可以从获取你身体数据运动习惯开始,为你在颜色,材料,重量,搭载科技,鞋型等等方面量身打造,奉上绝无仅有只属于你,也只适合你的跑鞋。

潮流就是个循环,如果你记性够好的话,一定不会忘记,我们在开头说了,跑鞋是曾经为少数人量身定制的物品。

看,这不就又转回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