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东方早报:真相无法最真实地呈现

2012年08月25日 06:28
来源:东方早报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一直以来,阿姆斯特朗就被形形色色的分析和论调证明着他的清白存在疑问。事实上,有时候很多数据也无法为其清白提供有力的佐证。

权威性网站“体育科学”(Science of Sport)的数据显示,与1996年至2006年环法顶级骑手相比,2010年环法自行车赛顶级骑手的爬坡成绩落后多达5%。全部数据、分析和计算方法均可在该网站上找到。这也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怀疑过去自行车赛充斥禁药的原因。

随着自行车运动以及相关训练和恢复手段的进步,爬坡成绩不升反降很难解释。与此同时,2008年,美国职业自行车管理机构推出了“生物护照”。通过检测,运动员正常的血液化学作用中任何异常情况都会引起反兴奋剂官员的警觉。这也意味着这些年来,自行车赛对兴奋剂的检测异常苛刻。

1996年至2006年的环法冠军中,仅仅只有阿姆斯特朗没有在赛后被检测出服用禁药。然而事实上,他也是全世界接受药检次数最多的人。遗憾的是,阿姆斯特朗还是留下了瑕疵:一次是被查出在1999年使用刺激红细胞的促红细胞生成素(EPO),另一次是2009年查出服用类固醇。

2005年,一份冷冻尿液样本显示,1999年阿姆斯特朗的EPO检测呈阳性。这份样本的储存是为了等待未来更先进的检测技术,2005年这项技术得以面世。这份尿液的A样本表明了使用EPO的证据,而B样本却因处理不当受破坏,无法用于作证。

在2009年类固醇一案中,阿姆斯特朗的医生开出了一份为治疗鞍疮而合法使用皮质类固醇的处方。这份处方可能被篡改了日期,也可能没有。包括大卫·瓦尔什(《星期日泰晤士报》记者,曾被阿姆斯特朗起诉)在内的不少记者坚称日期被篡改了。

当然还有一种论点是,为什么阿姆斯特朗能击败意大利的潘塔尼、德国的乌尔里希等服药骑手而获得七连冠,这怎么可能?有数据称,服用兴奋剂的骑手在职业水平的爬坡骑行中要快出5%。在世界级赛事中,5%堪称天壤之别。看起来清白的骑手是不可能在1999年至2005年间打败服药的潘塔尼或乌尔里希。

不过阿姆斯特朗从来就是一个打破常规的人,他击败了癌症和死神,看上去就是一个神话。比如说,他可以在20分钟内保持体力输出为每公斤体重6.8瓦。在这个地球上只有不到20人拥有这样的能力。而且他的身体几乎不产生乳酸。

遗憾的是,阿姆斯特朗的悲剧在于他的时代被证明是药物横行的时代。现在他放弃了申诉,也放弃了证明清白的机会。无论是他还是反兴奋剂机构抑或所有的体育爱好者,遗憾是唯一可以诠释的心情。

英雄是否坍塌,每个人心里都有不同的解读。可惜,真相永远无法最真实地呈现。

 
[责任编辑:陈铖] 标签:阿姆斯特朗 血液化学 体育科学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